mikkeller-brand

喝啤酒的文青的最爱

作为一个本地相对资深的手工啤酒爱好者兼收藏者,这大半年来耽于家事,几乎没怎么更新自己的酒库,原来的藏酒基本上就是喝一瓶少一瓶了。收藏者的心理一般都把好货留到最后,所以只要在过渡到冰箱里要喝的酒,差不多也算是我真正的心头好了。

铺垫完毕,主角登场。

six-1_s

我说手工啤酒是所有酒类中宽容度最高,最能实现任何创意的酒,如有不信的,那肯定是没见过也没喝过Mikkeller。全世界上万家的啤酒厂,Mikkeller既不是产值最高的,也不是知名度最高,或许也不是酿酒水平最牛X的,但一定是,也绝对是最神奇的。以上便是前两天喝掉的Mikkeller,也是我最后收藏的6支Mikkeller

1/神奇:它今年刚满10岁,却创作了700多款产品,几乎每款都成了限量版;
2/神奇:它出生在丹麦,嘉士伯的老家,但它几乎没怎么在丹麦酿制;
3/神奇:它的“父母”是丹麦的高中物理老师Mikkel Borg Bjergsø和记者Kristian Klarup Keller这一对好基友,05年开始玩自酿,摸索出经验之后就把两人名字一组合,就有了Mikkeller;但是!他们穷得没钱搞厂,于是就四处找别家酒厂,利用人家所剩原料和工余时间的设备,酿出自己的酒。所以,没有自己酿酒厂的Mikkeller就被啤酒界称为“Gypsy Brewery”;

mikkeller
4/神奇:屌丝逆袭的故事同样发生在了Mikkeller身上。试制的酒在位于哥本哈根,Mikkel 的哥哥Jeppe Jarnit-Bjergso开的手工啤酒店出售,居然大获成功(这位Brother后来也自创了一个品牌:Evil Twin,又是另外一个手工啤酒的传奇);
5/神奇:商业成功之后Mikkeller依然保持吉普赛式的作风,就是不买生产设备不搞酒厂,只有一个小小的研发中心;配方研究成功后,就找大酒厂合作,代工生产出所有量产产品,合作对象遍布全欧,主要在比利时、挪威、英国,连手工啤酒第一大国的美国也有它的一批合作厂商。

种种神奇也促成了它成为酒腻子文青的最爱。

I.因为四处到别家制酒,就必须考虑当地的风土,所以每款合作酿造的酒就有不同的类型;(比如上面喝掉的那6支,从左到右分别是帝国世涛、在霞多丽陈年木桶添加了酒香酵母过桶的IPA、帝国白啤、西姆科单一酒花IPA【西姆科大名鼎鼎,由蓝带母公司雅基玛培育而成,在美国的微型自酿酒厂中广泛流行】、柏林酸小麦啤、APA【Mikkeller好坏坏,把民谣大神Peter, Paul and Mary乐队的Paul改成Pale,所以这酒又叫民谣淡艾尔,人家可是先唱红了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才让世人知道了Bob,要不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指不定给别人了】
II.因为类型容易被模仿,为了不被竞争力超越,所以就不停地研发创新更多的产品;(比如下图这去年在南宁喝掉的6支,从左到右:塞森、野生酵母小麦啤、添加花椒的烟熏皮尔森、甘草IPA、猫屎咖啡帝国世涛、百香果IPA【与著名的来自美国亚特拉大金属乐队Mastodon联名推出,冠以该乐队成名曲Mother Puncher,酷!】

other-six

III.因为产品在做创新,所以包装也要跟得上,正所谓打动文青的胃首先得亮瞎文青的眼。这些五颜六色、风格各异的酒标设计者是来自美国费城的艺术家 Keith Shore,由于他也是个酒腻子,所以一开始就毛遂自荐为 Mikkeller 设计酒标,目前他已是 Mikeller的创意总监。与 Brewdog(酿酒狗,很碉堡的酒厂,以后会写它的专辑) 合作的 I Hardcore You 是 Keith Shore 为 Mikkeller创作的开端。

mikkeller-brewdog
IV.因为没有固定的工厂,为了与消费者更好的沟通,所以就自己开瓶子店,格调自然北欧性冷淡风,不过也确实文艺。比如斯德哥尔摩店:

mikkeller-shopmikkeller-shop
还有开在台北大同区南京西路241号(捷运北门站3号出口)的分店:

mikkeller-taipei-door mikkeller-taipei

V.Mikkeller的吉普赛风也搭上了其他餐饮业者,如四度获得世界第一的丹麦NOMA餐厅、米其林三星泰式餐廳Kiin Kiin、2013年世界第一的西班牙 El Celler de Can Roca、美国旧金山的中餐馆Mission Chinese Food以及厨神Grant Achatz的Aviary等等, 都邀请Mikkeller为餐厅打造专属啤酒。

这种设计感极强(形式与内容)的产品自然会受文青的欢迎,象我这样的老文青也不例外。两年多前第一次见到Mikkeller的时候,它却是这样的:

its-alive

很其貌不扬吧?因为出得太早Keith还没加入合作吧。后来这款停产之后重新酿造了很多过桶和增味的版本,新酒标就大不同了,题图右上便是,快被酒杯淹没的酒徒与酒的名字形成了超有趣的对比。It’s alive是因为瓶底有野生酵母残渣,依靠瓶内一点空气存活,所以即使存放几年仍可以喝到活的酵母。

当时这酒是和一个好朋友喝掉的,他超爱,后来还特地买了一瓶,再后来就买不到了,因为本地有这酒的老板和老板娘死活也不愿意卖了(某宝也早就断货了)。曾经我们喝过很多不同的手工啤酒,可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起喝了。

曾经幻想过开一家Cafe,或者Bookstore,或者烧鸟屋,不论开的是什么,都一定会提供手工啤酒,而Mikkeller也一定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迷人的不光是它所创造的啤酒艺术和文化,更是它所彰显的自由,哪怕我等远未达到财务自由的阶层,至少思想和灵魂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