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ewell, 2019

如白驹过隙,一晃眼,2020就要来了。

89、99、09,过去这三个“9”结尾年份,于我皆为人生转折点,而19则如此平淡如水渡过,似乎暗示余生也终将归于平凡。

2019这一年,人到中年总免不得许多唏嘘。如最近有一霓虹国寺庙公告栏标语颇击中内心:“除了生死,皆为擦伤”。家父历经数劫,家母也是诸多不适,还好也熬过了这一年。家人平安健康,于当下方知弥足珍贵。

2019这一年,没有最喜欢的电影,只有最喜欢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因为在节目里依稀看到30年前那个弹着吉他和贝斯的少年,那个在大学校园里恣意挥洒才华一脸骄傲的少年,那些波涛汹涌鲜活炽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过往画面浮现眼前,历历在目,不禁叹谓那就是青春。

2019这一年,去得最多的是XX,特别是从金鱼巷悠啡旧址搬到了罗池路之后。老板老杨和老板娘美丽对Craft Beer相当有情怀,这是唯一能让我真正品尝到美(啤)酒的地方,在这里和朋友纯聊,不谈工作,不谈人生,悠游自在。喝了数不胜数的生啤,最爱的却是Anchorage灌装。这个来自阿拉斯加的厂牌除了有卖相,还有极高品质的口感与香气,让人一喝就欲罢不能。

2019这一年,和太太一起去了西班牙和葡萄牙,公务去了老挝和菲律宾,然而对旅行的兴趣似乎已不如以往热衷,因此2020寒假的出行计划也一直悬而未决。感觉哪里都想去,哪里却又不太想去,不知是否心态已老。平日工作总觉时间不够,太多太多事情要做,可每到晚上和周末又什么都不愿做,只想静静,虚度光阴。曾经年少轻狂,如今意气消沉,或许这就是人生。曾一度想着如果现在就能退休该有多好,因为可以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再见了,2019。

P.S. 封面是今天中午手机拍的校园,暖阳,蓝天白云,感觉这2019的最后一天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