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我爱啤酒

Farewell, 2019

如白驹过隙,一晃眼,2020就要来了。

89、99、09,过去这三个“9”结尾年份,于我皆为人生转折点,而19则如此平淡如水渡过,似乎暗示余生也终将归于平凡。

2019这一年,人到中年总免不得许多唏嘘。如最近有一霓虹国寺庙公告栏标语颇击中内心:“除了生死,皆为擦伤”。家父历经数劫,家母也是诸多不适,还好也熬过了这一年。家人平安健康,于当下方知弥足珍贵。

2019这一年,没有最喜欢的电影,只有最喜欢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因为在节目里依稀看到30年前那个弹着吉他和贝斯的少年,那个在大学校园里恣意挥洒才华一脸骄傲的少年,那些波涛汹涌鲜活炽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过往画面浮现眼前,历历在目,不禁叹谓那就是青春。

2019这一年,去得最多的是XX,特别是从金鱼巷悠啡旧址搬到了罗池路之后。老板老杨和老板娘美丽对Craft Beer相当有情怀,这是唯一能让我真正品尝到美(啤)酒的地方,在这里和朋友纯聊,不谈工作,不谈人生,悠游自在。喝了数不胜数的生啤,最爱的却是Anchorage灌装。这个来自阿拉斯加的厂牌除了有卖相,还有极高品质的口感与香气,让人一喝就欲罢不能。

2019这一年,和太太一起去了西班牙和葡萄牙,公务去了老挝和菲律宾,然而对旅行的兴趣似乎已不如以往热衷,因此2020寒假的出行计划也一直悬而未决。感觉哪里都想去,哪里却又不太想去,不知是否心态已老。平日工作总觉时间不够,太多太多事情要做,可每到晚上和周末又什么都不愿做,只想静静,虚度光阴。曾经年少轻狂,如今意气消沉,或许这就是人生。曾一度想着如果现在就能退休该有多好,因为可以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再见了,2019。

P.S. 封面是今天中午手机拍的校园,暖阳,蓝天白云,感觉这2019的最后一天很美好。

分类
Blogging

更新

其实早已忘记当年Blogging的初心,一晃16年。

伟大的Wordprss已经迭代到了版本5.1,终于下定决心来做这一次从3.9之后的升级。在后台想直接升,试了几次,一整天的时间都没法解压缩升级文件,最后还是不得不拿FTP,按照经典的三步升级法顺利地完成了升级。这也是我认为Wordpress伟大之一,功能强大而维护简单。

5.1之后的Wordpress带给我最大的surprise应该就是现在用着的编辑器,那个简陋的编辑框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当年为了提高撰稿流畅的体验不知用过多少个第三方编辑器),新的应用是“区块”。从目前纯粹的使用来看,对于编辑不同属性的内容应该会更方便和快捷。

开车从科尔瓦多回塞维利亚的高速路上看到草原上一头公牛的剪影雕像

然而即使如此好用的Wordpress依然无法挽回曾经那些Blogger们的写作热情,碎片化、速食化、声像化的文化消费浪潮席卷的不仅仅是这片地区。就我个人恐怕更在于目标的迷惘,为了什么而写?为谁而写?写的意义何在?等等问题,让我基本丧失继续Blogging的动力。不至于Blogging,包括两微以及那些不可描述的socialmedia,都有一种无话可说的厌倦感。我很清楚这与所谓的“佛系”无关,反而是一种焦虑的情绪,一种理想主义破灭之后无处可去的焦虑。

正如那天看到新周刊公号上post的那篇《地球上最伟大的一场演出》,我的留言是我们生而逢时也生不逢时。在那个理想主义者狂欢的年代,我们有幸成长其中,然而不幸的是我们后知后觉。曾不切实际地幻想,如果年少时逐金多好,这样年老时再来逐梦。哈!这当然是虚妄,说不定也有多金的同龄人做着跟我相反的幻想呢。

斯里兰卡哈普特勒火车站

前段时间在某个不可描述的socialmedia上与欣欣相遇,他惊讶于我还有Blog的存在,而他现在可能更喜欢在知乎上做老师吧。我只想在Blog里找到自己的inner peace,尽管这看上去多么的虚无。

分类
LCVC

慢调Blog

分类
我爱啤酒

喝啤酒的文青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