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我爱啤酒

喝啤酒的文青的最爱

作为一个本地相对资深的手工啤酒爱好者兼收藏者,这大半年来耽于家事,几乎没怎么更新自己的酒库,原来的藏酒基本上就是喝一瓶少一瓶了。收藏者的心理一般都把好货留到最后,所以只要在过渡到冰箱里要喝的酒,差不多也算是我真正的心头好了。

铺垫完毕,主角登场。

six-1_s

我说手工啤酒是所有酒类中宽容度最高,最能实现任何创意的酒,如有不信的,那肯定是没见过也没喝过Mikkeller。全世界上万家的啤酒厂,Mikkeller既不是产值最高的,也不是知名度最高,或许也不是酿酒水平最牛X的,但一定是,也绝对是最神奇的。以上便是前两天喝掉的Mikkeller,也是我最后收藏的6支Mikkeller

1/神奇:它今年刚满10岁,却创作了700多款产品,几乎每款都成了限量版;
2/神奇:它出生在丹麦,嘉士伯的老家,但它几乎没怎么在丹麦酿制;
3/神奇:它的“父母”是丹麦的高中物理老师Mikkel Borg Bjergsø和记者Kristian Klarup Keller这一对好基友,05年开始玩自酿,摸索出经验之后就把两人名字一组合,就有了Mikkeller;但是!他们穷得没钱搞厂,于是就四处找别家酒厂,利用人家所剩原料和工余时间的设备,酿出自己的酒。所以,没有自己酿酒厂的Mikkeller就被啤酒界称为“Gypsy Brewery”;

mikkeller
4/神奇:屌丝逆袭的故事同样发生在了Mikkeller身上。试制的酒在位于哥本哈根,Mikkel 的哥哥Jeppe Jarnit-Bjergso开的手工啤酒店出售,居然大获成功(这位Brother后来也自创了一个品牌:Evil Twin,又是另外一个手工啤酒的传奇);
5/神奇:商业成功之后Mikkeller依然保持吉普赛式的作风,就是不买生产设备不搞酒厂,只有一个小小的研发中心;配方研究成功后,就找大酒厂合作,代工生产出所有量产产品,合作对象遍布全欧,主要在比利时、挪威、英国,连手工啤酒第一大国的美国也有它的一批合作厂商。

种种神奇也促成了它成为酒腻子文青的最爱。

I.因为四处到别家制酒,就必须考虑当地的风土,所以每款合作酿造的酒就有不同的类型;(比如上面喝掉的那6支,从左到右分别是帝国世涛、在霞多丽陈年木桶添加了酒香酵母过桶的IPA、帝国白啤、西姆科单一酒花IPA【西姆科大名鼎鼎,由蓝带母公司雅基玛培育而成,在美国的微型自酿酒厂中广泛流行】、柏林酸小麦啤、APA【Mikkeller好坏坏,把民谣大神Peter, Paul and Mary乐队的Paul改成Pale,所以这酒又叫民谣淡艾尔,人家可是先唱红了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才让世人知道了Bob,要不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指不定给别人了】
II.因为类型容易被模仿,为了不被竞争力超越,所以就不停地研发创新更多的产品;(比如下图这去年在南宁喝掉的6支,从左到右:塞森、野生酵母小麦啤、添加花椒的烟熏皮尔森、甘草IPA、猫屎咖啡帝国世涛、百香果IPA【与著名的来自美国亚特拉大金属乐队Mastodon联名推出,冠以该乐队成名曲Mother Puncher,酷!】

other-six

III.因为产品在做创新,所以包装也要跟得上,正所谓打动文青的胃首先得亮瞎文青的眼。这些五颜六色、风格各异的酒标设计者是来自美国费城的艺术家 Keith Shore,由于他也是个酒腻子,所以一开始就毛遂自荐为 Mikkeller 设计酒标,目前他已是 Mikeller的创意总监。与 Brewdog(酿酒狗,很碉堡的酒厂,以后会写它的专辑) 合作的 I Hardcore You 是 Keith Shore 为 Mikkeller创作的开端。

mikkeller-brewdog
IV.因为没有固定的工厂,为了与消费者更好的沟通,所以就自己开瓶子店,格调自然北欧性冷淡风,不过也确实文艺。比如斯德哥尔摩店:

mikkeller-shopmikkeller-shop
还有开在台北大同区南京西路241号(捷运北门站3号出口)的分店:

mikkeller-taipei-door mikkeller-taipei

V.Mikkeller的吉普赛风也搭上了其他餐饮业者,如四度获得世界第一的丹麦NOMA餐厅、米其林三星泰式餐廳Kiin Kiin、2013年世界第一的西班牙 El Celler de Can Roca、美国旧金山的中餐馆Mission Chinese Food以及厨神Grant Achatz的Aviary等等, 都邀请Mikkeller为餐厅打造专属啤酒。

这种设计感极强(形式与内容)的产品自然会受文青的欢迎,象我这样的老文青也不例外。两年多前第一次见到Mikkeller的时候,它却是这样的:

its-alive

很其貌不扬吧?因为出得太早Keith还没加入合作吧。后来这款停产之后重新酿造了很多过桶和增味的版本,新酒标就大不同了,题图右上便是,快被酒杯淹没的酒徒与酒的名字形成了超有趣的对比。It’s alive是因为瓶底有野生酵母残渣,依靠瓶内一点空气存活,所以即使存放几年仍可以喝到活的酵母。

当时这酒是和一个好朋友喝掉的,他超爱,后来还特地买了一瓶,再后来就买不到了,因为本地有这酒的老板和老板娘死活也不愿意卖了(某宝也早就断货了)。曾经我们喝过很多不同的手工啤酒,可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起喝了。

曾经幻想过开一家Cafe,或者Bookstore,或者烧鸟屋,不论开的是什么,都一定会提供手工啤酒,而Mikkeller也一定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迷人的不光是它所创造的啤酒艺术和文化,更是它所彰显的自由,哪怕我等远未达到财务自由的阶层,至少思想和灵魂是自由的。

分类
我爱啤酒

白熊的奇遇

2011年春节期间,作为半个领队和随行翻译,我与两位艺术渣及一位摄影渣到印度旅行,游历了大半个北印,从德里的大清真寺到瓦伦纳西,看恒河上燃烧的Body,思考人生的无常;从克久拉霍刻在石头上千年的Kama Sutra到阿格拉的世界七大之一泰姬陵,感慨世间爱情如过眼云烟;在最浪漫的白色之城乌代布尔远望湖上皇宫到挤身于最繁华的现代都市孟买铁路上的火车,幻想自己就是那个救出八爪女的007。最后,是以孟买为基地,拜谒了阿旃陀、埃洛拉、象岛三大石窟,沉浸于佛教无边的信仰文化。

india-1

猜猜我们四个是在哪里合的影 :)>

我在象岛上坐着小火车,摄影渣给我拍下这张照片,充分体现了我在旅行末期身残志坚的状态。

india-2
时光流转三年多,除了旅行,2014年伊始,我爱上了Craft Beer,所以会有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手工啤酒赏味心得,当然,也尽可能会记录在自己封存已久的Blog上。2014年8月12日的那一天,我分享的是比利时白啤。在文章最后,我隆重推荐了白熊,并且介绍了它允许消费者自制酒标的商业创意。这么好玩的事情,我肯定是会去体验的。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印度之行留下的深刻记忆,我竟然就选了上面那张照片上传给了督威公司。之后忙于工作和生活,虽然没有持续关注,但心里面时不时还会想起有这么一件事;偶尔也会特地喝一些白熊,为的就是看看到底会不会有我的酒标。

2016年10月6日,一个远在川西的朋友突然微我了几张照片,问我瓶子上的人是不是我,我看了看,OMG!

第一眼,不就是白熊嘛。。。。。。

vedett-2
什么!!!

vedett-3
再放大一看,居然!!!

vedett-3
Amazing!!!

真不敢相信,两年多前一个贪玩的举动,两年多后会在千里之外的一个老朋友手上应验。告诉了她这个酒瓶的来龙去脉,同时找出了原图发给她看,她也觉得超级神奇,在她的朋友圈分享了这个奇遇。

weixin
好心的她没舍得开来喝掉,特地发快递把这瓶酒送给了我。所以,今晚回到家,我在门卫室拿到了它。特地找出了当年戴过的帽子和眼镜,自拍以见证。

vedett-4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奇迹”,如同我不论是买彩票还是抽奖,从来也没中过什么奖项。我在微信里跟这位老朋友说,白熊一年的销量至少数千万瓶,而印着我的这个酒标的不会超过240瓶。因为我也经常喝白熊,很难见到同一个酒标的,除非正好是完整的一箱。所以,能被她见到,完全就是个小概率事件。

也许过半的人生终会有遇到各种神奇的事情。看来自此以后,可以相信任何可能都会发生。那句话说的不错,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分类
我爱啤酒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话说卡梅伦不过是请喝了一杯Greene King IPA(说实话这牌子的酒我也喝过,品质不敢恭维),一些啤酒主题的微信号就有点按耐不住地畅想祖国精酿啤酒的春天即将来临。呵呵,真的是too simple, too native! 不可否认精酿啤酒确实会成为一种趋势,因为在美国已经蔚然成风,而祖国的大多数城市在生活方式上正逐渐地“美国化”,所以迟早会像曾经的红酒,现在的德啤一样流行开来。然而,祖国根深蒂固的饮酒文化还是会与精酿啤酒的内涵有点冲突。当遇到把红酒当啤酒喝,把啤酒当水喝的宴席,精酿啤酒如何招架得住?

话题扯远了,说回主题吧。鹅岛最出风头的当数2010年G20年峰会上,因为奥巴马和卡梅伦曾就世界杯美英两队的赛果打赌,两队战成1:1,于是奥巴马“输”来自他家里芝加哥鹅岛厂的小麦啤给卡梅伦,卡梅伦则还以他选区Witney的Wychwood厂产的“淘气鬼”啤给奥巴马。呵呵,这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心机婊”。今天就尝尝鹅岛2014年新出的312系列的Urban Pale Ale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首先这是一款比较典型的美式淡艾尔(American Pale Ale, APA)。之前介绍过的Anchor Liberty Ale就是这类风格的开山之作。至于312嘛,就是芝加哥地区的区号咯,这个系列的酒标就是以芝加哥摩天楼的背景,作为它所传达的文化暗喻吧。所有的美式淡艾尔度数都不会高,这款是5.4度,苦度(IBU)是30度,麦芽度没有标注,从喝的口感上,应该在12-13度左右吧,因为酒体不重,麦芽味也不浓厚,本来,美式淡艾尔的特点也是在酒花而非麦芽。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酒倒入杯中可见泡沫十分丰富,色泽桔黄色,相对IPA而言透亮一些。比较浓重的青草香气,口感上与酿酒狗的那款小清新Dead Pony Club很相近,相对细腻,余味稍弱。总体上比较清爽,可胜任日常的口粮酒。

APA

顺便转手一下APA的概念吧。按照CraftBeer.com上的解释(如上图),美式淡艾尔是传统英国风格啤酒(注:所谓英国风格即苦啤,English Bitter)的进化版,以花香、果香、柑橘味、松树、树脂或硫磺味的美国产酒花特性,生产的一种中度或以中高度酒花的苦味、风味和香气类型的啤酒。美式淡艾尔一般具有中等酒体,低到中等的麦芽度以及低焦糖的风格。

我个人感觉APA与IPA其实十分的接近,味道、香气、色泽、酒体等要素的边界很模糊,如果一定要区分的话,只能说总体上APA比IPA在苦度和酒体上更轻薄一点罢了,但具体到每一款酒,盲品的时候就不一定就喝得出来那么细微的差别了。

分类
我爱啤酒

Ruination 2.0 IPA by Stone

石头-毁灭2.0 (致酒花荣耀的酒诗)。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Liquid Poem to the Glory of  the Hop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2002年,身为西海岸IPA风格创始者的石头家开始推出以大陆酒花为代表的毁灭系列双倍IPA而大受欢迎,此乃最新推出的升级版,帝国双倍IPA。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毫无疑问,这是不计成本干投超量酒花达到丧心病狂的酿造工艺。酒精度:8.5,麦芽度:未知(估计15左右)。

外观:黄棕色,泡沫丰富;气味:酒花喷薄而出,柑橘香气四溢;酒体:浓厚有如世涛,杀口感明显;滋味:第一口刚啜进嘴,OMG!太疯狂了!酒花如同香槟一般在口腔中爆炸,高达100IBU的苦味霎那间从齿间灌入舌头喉咙直达食道,布满整个口鼻腔,甚至会有一股苦味从双耳散发出来。酒花劲头一过,麦芽味接踵而来,先苦后甜,回甘味让人情不自禁再想自虐一把酒花的苦味。难怪命名“毁灭”,简直就是为啤酒私享家的感官自取灭亡而定制的。不知为何,在品味这款酒的时候,想起才看过的《疯狂麦克斯》,感觉十分贴切。没有虐过酒花的苦,怎么会爱上手工啤酒?这款在Ratebeer上接近满分的帝国IPA,值得一尝。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