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Thinking

爱情相信不相信

其实应该是前两天要写出来的,耽于电视的“好声音”和“快男”,拖到现在才写下这篇日志。本来,拖延症就是我的不治之症,看看,从去年到今年,差不度快一年也没更新这里了,每年花几百块钱养这个Blog,似乎是很不划算呢。

好吧,进入正题。

1379515664

前天晚餐的时候,无聊地在手机上翻看微博,无意间就看到了有人在转发王菲的离婚消息,查找她的微博,看到了这一句,于是就截了图存了下来。当时,还转发到了微信的朋友圈,用那首经典的《红豆》,副歌的第一句做了注脚:“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这是第一时间想到的歌词,确实,缘来就有缘去,这本来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不过还是看到有不少认得或不认得的人在微博或微信上发问是否还能不能相信爱情。当然,我从来就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爱情没有理由因为个案(娱乐圈向来不缺乏这样的个案)而去怀疑可不可以存在或拥有,只是,不能迷信爱情等于永垂不朽。没有爱的时候渴求爱,有爱的时候又渴求天长地久,贪恋物质的人们对精神也是同样的贪心。放不下这样的执着,是蛮容易受伤的,越到后面受伤越重。所以,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么,王菲的那一条微博,完全可以理解了。

1999年的10月9日(距今差不多整整14年,好唏嘘啊),王菲在珠海举办了一场演唱会。我不在,却有个女孩用她的手机为我现场直播了1个多小时。是的,那时候,我们都非常喜欢王菲的歌。

[audio:http://sc.111ttt.com/up/mp3/93178/C01D5C137B62FC62196B975D97DD29B7.mp3]

分类
Thinking

信望爱

前两天在QQ签名上改成了”信望爱“,结果招致不少朋友的热心询问,以为我开始要激情四射了,呵呵。其实,只不过是刚好在读奥古斯丁的《论信望爱》而已,当然也正好符合自己当下的心态,对于人生与未来,要有信心,要有希望,要有爱。

大概是20年前看的《圣经》,虽然有机会受洗,可是自己一念之差错过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与上帝结缘。反而是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内心越来越向佛教靠拢。留学时候,参与过几次当地教会的活动,但丝毫没被影响,却迷上了看佛经电子版,听齐豫唱经。于是才会在去年下定决心,在今年春节寒假期间到印度去追根溯源。人生的阶段不同,我等自小没有信仰的人,信念也会不同,好笑。

其实宗教不过也是生命体验的一种,当然只有人类才会有的体验,绝对与动物本能无关。

维基上说:”信望爱是圣经中的三项美德与基督宗教的基本教义“。更进一步,可以这样理解:信望爱基督徒生命的依止。所谓生命的依止,就是在追逐人生理想的过程中都会想到:我的”“是什么?我的”“是什么?我的”“是什么?换而言之,生命的信念是什么?生命的动力是什么?生命中什么事最有源自内心的快乐?

这是三位一体的理念,缺一不可。

佛教中也有讲”信愿行“的,也是三位一体,信与愿应该可以对应信与望,至于行,那是修行。但,若”爱“都没有,又如何修行?论及“行”的实践,基督教貌似要比佛教所见更多,至少现在的世界是这样的罢。那缘何”信望爱“没有”行“呢?其实是有的。在《论信望爱》的第五章中,奥古斯丁引用圣经,说信心是一个能够生发仁爱的信心。既能生发仁爱,即可生发出行动的愿力。上帝爱世人,佛陀爱众生,所以要来传播爱,教会我们要明白爱、懂得爱、如何爱。

我读书一向不求甚解,习惯牵强附会、拿来主义,追求自我感觉好就OK,信不信,望不望,爱不爱,各随各便。

分类
Thinking

人心

这世上最难揣测的莫过于人心。

一个过程是:爱-怕-烦-离开;另外一个过程是:无所谓-喜欢-爱-真情难收。 有的爱,和TA在一起时,你是TA的全部;和TA分开时,你什么都不是;有的爱,和TA在一起时,你也是TA的全部;和TA分开时,你还是TA的全部。

前两天有幸收获了一段话:“真的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或许我们以后是夫妻或是夫妻以后的朋友,我都不会忘记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人的一生,可能就几次转折,我的未来,我自己也无法预定。但是你就决定了,我不论以后如何,我都会为你留一个歇脚的地方。”

很遗憾,这句话是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的,并非是对我说的。

什么是“人心不古”?

《镜花缘》第五十五回:“奈近来人心不古,都尚奢华。”

金钱与性,固然是每个人内心最原始的欲望。然而欲壑难填,即使一个欲望能得到满足,所有的欲望又如何满足得了?曾经问过某人,幸福是什么?伊答:幸福很简单,就是想得到一样东西就能得到。如此说来,不幸福的时候何其多也。想得到什么的前提都是要先有所付出,不愿意付出又怎能期望得到?

其实经济学是最懂人心的。萨缪尔森列有一个公式:幸福=效用/欲望。边沁的“幸福递减原理”也说一个人所占的财富越多,他从中所获的幸福感就会逐渐减少。从饥饿到爱情,同一种享受,当它超过一定限度时,给我们的享受就会递减,直到最后,享受转化为它的对立物。正所谓日子越过越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

经济学还是最通人性的。经济学研究的前提本来就是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道德更多的是为他人着想,经济学当然不会去研究道德。所以,当TA移情别恋的时候,那是出于自私的原因,因为你可能已成为TA的第7个包子,而别人却只是TA的第一个包子;如果TA移情别恋却没有离开你,那也是出于自私的原因,因为离开的成本可能高于离开后的收益。换而言之,如果不想让TA轻易离开你,要么就不要太快就把TA喂饱,要么就持续增加TA离开的成本。没办法,这世上懂得珍惜一个真正爱TA和对TA好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实在不愿意去揣测人心,迎合人心,只想等到那个懂得珍惜的人。

分类
Thinking

恋爱语录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感情上遭遇到很大的挫败,对于爱情和婚姻颇感绝望。留学美国时的室友William对我说,国内现在的变化太快,而我是一个偏向学者型的人,不适应在这样纷繁幻变的环境下生活,还不如出国的好。也许他说的还真有道理,现在回头再看,尽管彼时在异国他乡的时候也有孤独和寂寞,但至少内心是平静和安详的,不似当下的心浮气躁。

上了一定年纪,不由自主地就会对恋爱怀有恐惧心理,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就必不可免地着急。可这感情就是如此作弄人的,越是着急,就越容易失去。同事Eileen,也是同去美国留学的同学,一起喝过很多次酒,和她就像兄弟或哥们一样。她对她的家庭生活也有很多不满,站在女性的角度,她对于恋爱中的男女双方时有妙论。比如:男人在谈恋爱的时候一定要有控制权,否则十有八九就会被抛弃;恋爱中哪一方付出得越多,受到的伤害就一定会更多;最喜欢、最爱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想着和TA结婚,因为此时自己完全是盲目、不清醒的。如果是对照自己的经历,她的这些妙论几乎全中。可是,认真分析一下,这些妙论都暗藏着一个前提:所有的恋爱都是一个杯具。

有人曾重点和我分享过《非常勿扰2》中的一句台词:所有的恋爱都是一个错误,而婚姻只不过是把错误坚持到底(大意)。

实在不由得感慨不已。

在渡过青春年少的不羁和疯狂之后,对于爱情,我回归到了曾经初恋那时的心态,就是真诚地对待感情,全心地为对方付出,并且梦想中对方就是与自己携手相伴、白头到头的那个人。在爱的初始,可能会有迟疑,可能会有担心,但一旦确定,就毫不为自己留后路地,大胆地去爱。然而,这样的恋爱心理,却似乎完全碰壁,爱多一次,就伤多一次。莫非我应该放纵自我不求将来地去追逐情色的欢愉么?

估计很难。虽然不是一个彻底的宗教信仰人士,但内心里始终坚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爱情,不是什么工具,亦不是什么手段,是我们以达到幸福彼岸为目的,追求自我完善的过程,因此必须忠诚于爱情。

是的,这会是一段很艰难的时光,越是艰难,就越得冷静下来思考将来,不能再急于寻找一个“替身”来转移自己的伤痛。收藏于我的Twitter Favorites里,有一条是某个我曾经暗恋的女孩发的推:
“总是有些时候,会想起那些你不那么爱他他也不那么爱你的时候。那些记忆总是让你微微悲伤,没有人会能忍受不被爱。可是时间总要淡去,不要问自己痛苦为什么存在,而是问痛苦后该怎么办。知道未来总比伤痛过去有意义。”

说得真好。爱情商并不会随着人的年龄增长而增长,也不会与IQ和EQ成正比,所以,我还在路上,还得继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