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的OLDaily-教育改革和教育2.0

前两天的OLDaily翻译因为家中的宽带出了状况,以致耽误了5月3日的贴子及时投递,实在是非常抱歉。我已经用手机上网浏览了原文,并在电脑上初步翻译成稿了,所以也就没打算向DannyTom求助。原指望电信的工作效率可以及时搞定的,但正好遇着五一大假,不免耽搁了一天的时间。

5月3日的贴子中有一篇是Stephen谈及他对于Tom Haskins的”教育改革“一文的评论,以及Tom Haskins针对他的评论回应的四篇文章。国外学者的认真态度由此可见一斑。Stephen提到:”The existing state of education, rather than being one in which the “engine is government” is one designed and controlled to a large degree by industry, with the willing compliance of government.”,看来,国外的教育现状似乎与国内的也差不多。与其说是政府主导,还不如说是一个听命于政府的教育产业在设计和控制着我们的教育。因此,Tom Haskins说的也对:”It is futile to reform education.”,教育体制本身不改革的话,下面的学校管理和教育教法的改革是毫无意义的。

最近我参加学院行政办公会的时候听说下半年准备进行教师绩效工资的改革,虽然还不知道是改成什么样子,但曾经在企业里做过HR以及给企业做过BSC咨询的我一听就感到有些好笑。一个非公司化治理,不能独立办学的公立院校,搞所谓的绩效工资能有什么用呢?仅仅依靠挥舞着考核的大棒向教师们施压,就可以改善整个教育环境、提升教学质量了吗?真的是痴人说梦罢了。现实中,往往是某个政府领导的心血来潮,或某个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头头的个人喜恶,就能决定了一个学校,甚至更大范围内的教育单位的发展和命运,而这却是广大教师和学生及家长无能为力的。

当然,也并非的完全无助。Stephen在评论中这么说到:”But “education reform,” more generally, is of the utmost importance, and at the core of this reform must be the enabling of freedoms in networks … the best way to educate our students in this is to model and demonstrate this reality, to conduct ourselves as though we already *have* such network freedoms: preserving our autonomy, having our conversations, sharing our ideas, working cooperatively.”。我想,对于我们搞高等教育的人来说,Stephen的建议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长期以来,我们怀着为孩子着想的初衷为学生们制订了各式各样的条条框框,怕学生这样,又怕学生那样。认真想想,实际上我们无意中,或者是潜移默化中,把政府对待我们的那一套迁移到了下一代身上,不能随便去看,去听,去说,去Touch… …所有的信息在传递到学生之前已经被过滤或重新设计、包装过了。所以,也难怪为什么那么多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合适自己的工作和自己在社会上的位置,因为在他们接受学校教育的10多年里,接收到的,很多都不是真实的现实和本来的世界所反映的客观事实。Tom发了一篇点评OLDaily的贴子《去学校化?激进思想?》,其中引用了Stephen的精彩评论,他针对反对”去学校化”观点的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害怕学习者会作出错误选择、学到错误的东西,或者根本就不学习”。确实,这种心态从政府到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直到学校管理层和教师,都普遍存在着。

最近,在Edu2.0论坛里大家在积极讨论着教育2.0的认识。我是从教育的门外刚转到门内的非专业出身人士,因此我更想知道的是对于Education2.0,那么1.0又是什么呢?也许我们该先弄清楚1.0是啥,那么才能更好地去理解2.0吧。结合Stephen和Tom Haskins就”教育改革”这一话题的碰撞,我谈谈个人不成熟的几点想法:

1. 国内外的情况一样,教育是以国家的政治目的为框架而设计的;

2. 不从根本的体制上进行改革,任何微观层面上的教育改革是浪费的;

3. Web2.0的浪潮确实带来了一些教育技术上的革新,但是E-learning不能与Education2.0划上等号;

4. 如果封闭的学习环境没有变化,只是教学模式或学习形式上的变化,对于学生的个人发展依旧不能带来根本性的改变;

5. Education1.0代表的是封闭的,以某个组织需要为目的的教育理念;Education2.0则应该是代表着开放的,以个人发展为目的的教育理念;

6. PLE也许是,或者最有可能是当下教育者能为学习者所创造的Education2.0,且PLE的外延应该是社会化和开放的。


Technorati : , , , , , , , ,
Del.icio.us : , , , , , , , ,

加入对话

3条评论

  1. 有没有看到Tom提出的“微课程”想法?

    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微课程也许能够成为起点之一。即便是PLE,对于普通人而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正是由于教育改革很难,所以,很多微观的努力才让我觉得难能可贵。

  2. Pingback: Danny's Blog
  3. 在Edu2.0的论坛里看到了,很好的想法,正思考着这一想法的实现。
    确实,教育改革是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作为教育草根人士能做的就只有在微观层面上进行更多的改变或改造,以此积累成为推动整个机制变革的力量。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