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归来

从泰国回来已有一周了,但回来之后并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一回来便马不停蹄地用一天的时间准备试讲教案,23日又连夜驱车赶往桂林,参加24日早上在广西师范大学由区教育厅组织的高校教师资格认证的试讲。然后紧接着的25,26日是本科线以上的填报志愿,有些高中也利用这个时期集中高职高专分数段的学生集中,因此又得赶忙着下到县里进行招生宣传。而07年毕业的两个班又是赶上在下周一就要离校了,因此也得忙于布置毕业晚会、毕业典礼、毕业会餐的准备工作以及若干手续问题。真是有点忙得不可开交了。

再怎么说也还是要交待一下泰国的行程和收获。分为两篇来讲吧,今天先把行程回顾一下,时间隔得一久,难免会有遗忘的。

去泰国的行程比较紧张和曲折,6月10日先是乘坐火车到广州,6月11日到广州站之后直接从地铁转到东站,搭乘火车到香港红勘车站,在香港呆了半天,直到晚上赶往大屿山机场乘坐斯里兰卡航空公司的航班于6月12日凌晨1点左右到达曼谷。我校留学生小英的泰国朋友Bung在曼谷机场接到了我们,并帮我们租好丰田商务车一辆,接我们一行6人(三男三女)下榻Chaleena酒店。安顿下来能够躺下睡觉时都快凌晨4点了(考虑时差因素的话,应该是北京时间5点了)。

6月12日中午12点团队成员集中在酒店大堂,一起出发到Bung介绍的换钱店把手头上的美元和人民币换成泰铢。在泰国的银行,人民币对泰铢的汇率只有1:3.98,而在换钱店则高达1:4.55,有些甚至达到了1:4.6,差价很是悬殊。我们去的这家换钱店名叫”Super Rich”,在伊士丹和Big C两大商场的附近,离地铁站和四面佛也不太远,门店很公开,有醒目的招牌,店内采取的还是银行式的叫号服务呢。

换完钱之后罗团长说要赶去广肇学校去见两个到泰国工作的学生,于是一行转往该校所在地,曼谷有名的SiLom路附近。在途中我提醒罗团长是否事先知会了校方,罗团长这才发觉如此贸然前往一所友好学校有些欠妥,但又约好了这两个学生,不得不去,因此只好由车子一直开进学校,我们都呆在车上不下车,在车上完成了这次的会见。幸好车子的空调性能还不错,在炎炎烈日下躲在车子至少可以避免被烘培一顿。不过,包括罗团长在内的三位女团员显然是减肥的需要,竟然聊到下午3点多钟也不知饥饿,要知道从昨天下午5点多钟在香港一家茶餐厅吃了些便餐,到半夜在飞机上吃了些垃圾飞机餐之外,就再也没有怎么进过食了,而且随同我们一起的司机还有Bung和他的弟弟,也都没有用过午饭,实在是有点对不起我们男同胞的胃了。

在我不断的暗示下,罗团长似乎听到了我们肚子的抗议,在3点半左右和两位学生分手,然后由Bung带路,一行去到一家很正宗的泰国餐馆享用了一顿泰国菜,著名的冬荫功(功:泰语里读有颤音,意为虾),SomTam(即凉拌木瓜丝等,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基本上以酸辣为主,在大热天吃非常的开胃,让我等之前被国内冒牌泰国菜误导的人见识到了泰国菜真正独有的风味。晚上回到酒店后,感觉没吃饱(泰国菜除了油炸食品外就不会放油来做菜的),于是一行人又跑出来到旁边的大排档吃宵夜。宵夜之后三位女士要回酒店休息,我和吴冬怂恿小赵带我们去曼谷的”洋人街”-Khaosan路开开眼界,在那里见到了小赵的一位师弟王耀强,他在泰国读了三年,刚毕业,目前工作于美的小家电泰国分公司。他本来想带我们去喝鸡尾酒,谁知酒吧12点半就打烊了,于是只好到了唐人街喝了些冷饮,而后打的回酒店。

6月13日上午,考察团如约来到Suan Dusit Rajabaht大学的人文艺术学院,与该院院长、副院长及泰语专业负责人等进行了友好会谈。我方主要是希望与对方合作建设应用泰语专业,由于对方已和广西民大有过相关合作,因此对这方面的业务很熟悉,双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下午去拜访应用泰语专业负责人马老师联系的,在一所新加坡国际学校任教的王丽老师。王老师到泰国教华文已有近10年的时间,她现在把她的全家都拉到了曼谷,然后自己也搞了一个华文学习的寄宿学校。因为她的一家人都是搞教育的(父亲是长春某中学的退休校长,大姐、二姐也都是老师),自己又认识很多华侨身份的家长,自然是资源充分利用了。王老师的父亲非常健谈,我和他聊了蛮长时间,他反复提到泰国的自由和包容,比他在国内生活得要好。晚上回到酒店,约见了三位泰国华裔,一男两女,都是在泰国的大学读中文专业后毕业不久,感觉自己的中文学得不好,希望能用以工换学的方式到我院进一步深造中文学习。

6月14日早上,考察团到由我负责联系的Ramkhamhaeng大学访问。这所大学是目前东南亚地区学生数量最大的大学,在我们来访的第二天是该校的开学典礼,将有6万名新生在其16个分校同时参与。在与该校人文学院洽谈合作的过程中,令我深感震撼的是该校的学费低廉到难以想像的程度,每个学分仅25株,仅相当于我们普通专业学费的1/16左右,不愧被誉为泰国的平民大学。廉价的学费并不意味着质量低档的教学,据对方介绍,学校对于学生的考试和毕业有着严格的控制,学生想要很轻松地拿到毕业和学位文凭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种”宽进严出”的理念与目前我院的作法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异。

6月14日下午,因掌管考察团财务的秘书小喻要再次去到Super Rich换钱,我等顺便去BigC超市买一些泰国的特产以作手信。而后三位女团员兴致勃勃地跑去拜四面佛,我和吴冬两人就在伊士丹附近拜了一座佛,算是在这个佛教盛行的国家表了心意。5点钟前往曼谷的旧机场(专门飞国内航线的),7点钟飞往泰国南部的Nakhon Si Thammarat府。8点钟到达,董里华侨商会的李先生已经借好了一辆丰田面包车,接我们到距离约120公里的董里府。到达董里之后,李先生非常热情地请我们去宵夜,还特地拿出了他冷藏了两天的鲜蟹,让我们一饱生吃的口福。

6月15日上午,到董里华侨学校看望在那里工作的学生。总共有6名学生,全是女孩子。学校提供的待遇是相当不错的,每人每月的工资按工作年限从7000到15000株不等,住宿和生活用水用电也由学校全包。不过我们的学生似乎是年轻的缘故,并未能够与校方达成有效的沟通,彼此之间存在着不少的矛盾和冲突。我们此行的目的也是希望能促进沟通和交流,维护双方的合作能顺利进行下去。下午除了罗团长继续留在学校和学生交流之外,其余团员由我带领去到商会的另外一所学校,董里华侨商校进行访问和合作洽谈。商校相当于我们国内的职高,我院的目的是希望能从该校引进留学生,既可学习中文,又可拿到中国的一个大专文凭。不过该校的经理,也是当地一位有名的医生苏先生显然对我们的想法持保守的态度,于是大家只是达成了一些友好合作的意向,并未能落实具有实质性的合作项目。

6月16日,罗团长在董里华侨学校对我们的学生进行华语教学的培训。其余团员基本上是无事可做,比较无聊。6月17日,李先生做导游,带我们去到印度洋的安达曼海海滩游玩,下午又去到海龙洞穴体验了一把惊险刺激的”熨肚皮”。5点钟考察团除罗团长留在董里和商校的苏先生继续洽谈之外,其余团员仍由李先生借来的丰田面包车送回Nakhon Si Thammarat府。Nakhon Si Thammarat教育学校的几位副理事长在我们下榻的酒店接待我们共赴晚宴。

6月18日上午,考察团拜访Nakhon Si Thammarat教育学校,会见素拉朋理事长。07年元月份我院陈院长曾率团来访,与素拉朋理事长初步达成我院与该校及洛坤师大、洛坤华商会四方合作的意向。我们此次来访便是计划把意向进一步落实为协议,为新学年应用泰语专业的学生到泰国学习铺好路。在我简单扼要地向素拉朋理事长阐明我院寻求合作的目的之后,素拉朋理事长基本上明确了我们的需求,但他希望能直接与罗团长直接对话,毕竟我不是考察团的最高领导,更不是学院的领导,身份上不对等。于是,急电罗团长迅速从董里赶来,以出席素拉朋理事长在晚上举行的欢迎宴会。宴会上素拉朋理事长邀请了洛坤商会、华商会及该校校友会的首脑一同出席,向我们充分展示了其社会关系上的优势。

6月19日正好是端午节,洛坤华商会的两位副会长请我们喝早茶,并特地带来了家中包的客家粽子给我们品尝。在彼此交谈的过程中,我们深切感受到当地老华侨希望他们的下一代能够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赤子之心,颇受感动。早茶过后,考察团一行由Nakhon Si Thammarat教育学校两位副理事长陪同,前往洛坤师大洽谈合作意向。实际上教育学校早已做好了铺垫,所以洛坤师大对我们的来访也做了充分准备,基本上不由我们多说,就明确表态支持我们与教育学校的合作,至于他们是否参与到泰语的教学就得看教育学校的课程安排。从洛坤师大回来,团员们在酒店睡午觉,我独自一人到附近的家乐福血拚,买了不少超值化妆品(价格比国内普遍低至30%-50%),还买了一袋每个折合人民币不到5块钱的Willson训练球。

6月20日一早,我和吴冬赶早上7:30的飞机先回到曼谷,与Suan Du Sit皇家大学继续洽谈合作的细节。此次就安排住在该大学自有的酒店,条件比上次入住的Chaleena酒店好很多,价格是一样的。下午和泰语、商务英语、旅游三个专业的负责人会面,在教学目标、课程设置、实习实训等方面进行了广泛且深入的交流,富有成效。晚上俩人流窜到SiLom路一带,饱览了当地特有的人文风情,最后在Robinson商场楼下的星巴克喝了杯咖啡,再回到Suan Du Sit酒店等候考察团其他成员的到来。

6月21日上午,Suan Du Sit皇家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女士宴请我们午餐,并安排了专车送我们到曼谷国际机场。可是这次回航的斯里兰卡航班误了点,本来3:40的航班一直延误到晚上8:30左右才起飞,回到香港机场,加上时差的因素,已过了12点,原计划从红磡车站返回深圳已不可能,只有连夜从皇岗口岸入关。经过一番折腾,总算找到一辆面包车,花了600港币送我们到落马洲,然后从落马洲坐直通车到皇岗口岸,马老师联系的深圳朋友派车接我们到松岗的一家酒店入住。当睡到床上时,已是凌晨4点。

6月22日上午10点,乘飞机飞回桂林,学院派车接我们回到柳州。下午3点半,终于回到阔别两周的家中,与Angel拥抱,然后洗澡、睡觉,直至晚上近8点钟才睡醒回到父母家晚餐。

(部分照片请点击我的Yupoo相册,就不费神地贴在这里了)


Technorati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