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map之我见二: 好用与滥用

不好意思,昨天因为某些原因耽搁了这个系列的写作。不过我想问题不大吧,反正也不是写论文,写故事,逻辑性和连贯性似乎也没必要要求那么高,大家权当”饭后消遣”一类的读物看看就OK了。

上篇提到我写这个系列的原因之一是”前段时间在书店里又看到了Mindmap被国内某些人出于”盈利目的”的滥用“,因此这篇Post要讲的正是 Mindmap 好用之处在哪里,不好用的地方又在哪里,而且要特别讲一讲什么是它的”滥用”,以此希望给各位对 Mindmap 的用途有更好的认识。当然,要说的都是来源于个人的心得体会,有失偏颇之处望予以赐教。

Tony Buzan在他出版的那本,被国内某些人奉为” 圣经”的《The Mind Map Book》一书里,最后一整篇全是介绍 Mindmap 的用途,涉及个人、家庭、教育、商业以及未来可能的使用等范围,解说得非常详细,建议每一位想真正掌握 Mindmap 的朋友不妨认真地看一看,好好揣摩。我这里主要讲的两个方面的运用,可能是Tony Buzan没有谈及或谈得不够深入的地方,权当一丁点的补充好了。

我认为 Mindmap 最好用的是在:

  • 演讲和简报

大多数朋友可能都习惯了用PPT来辅助自己的演讲和简报,而我的个人体会是,用 Mindmap 可能会让你的演讲和简报更为精彩,互动效果更佳。噢,No,准确的说,应该是用 Mindmapping

1. 在一边讲述一边 Mindmapping 当中,向受众展现你的思维过程;

2. 同时和受众一起分享思维过程的乐趣;

3. 演讲和简报终结时,所呈现的 Mindmap 结果给受众完全了解主题和概貌,并使其留下深刻印象。

如何操作呢?

白板、黑板、展板,甚至一面干净的墙均可;白板笔、记号笔、粉笔、水彩笔或事先准备的图片;发言大纲。这就算准备好了,接下来无非就是按照平时作 Mindmap 的方式边讲边画。最好是自己的画画或图片来替代文字,实在要用文字的话,越简短越好,一个字或者一个缩写,切忌象上课板书那样一段一段文字的书写。其中不妨穿插一些和受众互动的环节,比如:”接下来我要讲的是。。。,大家猜猜看我会画个什么?我手里拿的是一幅什么样的图片?”。我曾经一位同事在用 Mindmap 来作月工作简报的时候,干脆就直接用符号来代替她要说的内容:用省略号代表主题,即一个月来做了很多工作,现在只是长话短说;用感叹号代表工作成绩;用问号代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用星号代表工作重点;用加号代表有待改进的工作方式等等,加上她伶牙俐齿的表达,整个简报显得十分的简明扼要,形象生动。

  • 创意构思

Mindmap 本身就是放射性思维(Radiant Thinking)的可视化图形,因此对于从事策划、设计、创作的人士而言, Mindmap 是比较适合进行创意构思的工具。比如大家熟知的一个小游戏:”大头针有多少种用法”,使用 Mindmap 就可以比较系统和全面地进行展示。即以”大头针”为思考问题的中心,把它按属性、形状、材质、范围等不同思考的方向划分为不同的分支,每个分支再进一步去思考其具体的用途,如此便可得出若干种的用法,继续深入到第三、第四层次时便很容易地激发出奇思妙想来。这就象我们摁住一把折叠伞的中间按钮把伞撑开一样。然而我们平时的创意并非总是靠聚焦一点,发散思维的方法而来的,我们不妨把 Mindmap 的次序颠倒一把,玩玩聚拢思维,或者”非对象性思维”。概念太深奥?没关系,请看以下范例:

我有投资的一家传媒公司最近接到一个Case,给某家新潮餐厅创作一条电视广告。策划人员在我到广州出差前曾和我谈了他的几个构思,自觉都不太理想,想让我给他出些点子。在广州偶遇孙小小,和她一起吃了一顿中餐,就在吃完饭彼此准备Say Goodbye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已经呈现出这样一幅地图:

精心设计的餐厅纸巾(代表品牌)--墙上的油画和白色餐布(代表环境)--从玻璃窗透射进来的阳光(代表时间)--我和小小(代表人物)--进餐当中小小拿出相机给我拍照(代表事件)--小小给我看照相的预览(代表结果)

于是创意便呼之欲出了,只需把某些场景、人物关系稍作调整、把事件和结果再做得戏剧化一点,我想应该是一条有意思的电视广告。

各位可能看出了 Mindmap 的逆向用法,就让我再唠叨一下吧。我们在对某个事物进行创造性思维的时候,不以该事物当作客体为研究对象,而视其为主体亲自去体验,在体验的过程中有意识地在大脑里记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结果以及心理情绪等片段(当然,你也可以随时用笔记录下来,具体方法在下一篇详谈),然后再把这些片段(我惯称其为’记忆云’)聚拢于对该事务进行创造性思维的目的,以此来激发一种全新的思路。如果不同情境和人物的体验次数增多,那么所形成的’记忆云’也就会更多, Mindmap 的图形也就会更丰富,获得的创意也随之源源不断了。Tony Buzan有句名言:”记忆和创造性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虽然 Mindmap 有很多的用途,在一些方面的运用也非常的适合,但正如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完美的, Mindmap 作为一个工具也理所当然的不是万能的。数年前我在互联网企业里”混”时,曾给该企业的所有员工培训过 Mindmap ,从反应和效果来看,营销部门的员工普遍感兴趣,培训后的使用率很高,而技术部门的员工则大都持应付的态度,培训后也几乎没有坚持使用。有一本书叫《看清你的思维图谱》,主要是讲商业管理中14种可视化图形方法, Mindmap 仅是其中的一种,由此不难看出 Mindmap 的局限所在。比如技术部门经常要做系统开发的项目, Mindmap 肯定没有流程图更令他们所接受;再比如人事部门要绘制组织结构图, Mindmap 也很难清晰表现分明的层级关系。上篇提到 Mindmap 并非强调逻辑关系,因此但凡涉及到表现不同事物之间的逻辑关系时, Mindmap 通常是爱莫能助的。最典型的莫过于程序员编程时常用的算法图,就拿以下一个很简单的图例来说好了,请问有哪位高手可以用 Mindmap 来完美演绎一番的?

最后要讲的是 Mindmap 的”滥用”。前面说到我在书店看到的”滥用”状况,是看到某出版社出了一套丛书,居然是打着”思维导图”的旗号,把中学各学科的教材用 Mindmap 重新编排一遍,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用Mindmanager,作者没提,我估计十有八九用的就是盗版。这事集中反映了以下三点我个人非常反感的”滥用”:

1. 滥用 Mindmap 的形式。上一段说到了 Mindmap 的局限性,对于表现逻辑性、时间性的问题, Mindmap 是较难胜任的。象数学、物理、化学、历史等学科,用 Mindmap 来表现,怎能揭示公式、定理之间的逻辑关系,怎能展示历史的时间线索?如果仅仅是表现每个章节的知识点,那为何不用Concept Map(概念图)呢?前段时间曾有个要”冲击吉尼斯世界记录”的壮举,明显地就是作秀,根本没有考虑 Mindmap 是否合适。

2. 滥用 Mindmap 的最终图形。有一点必须要明确的,就是 Mindmap 满足的是创作者自身的需要,而不是满足他人的需要。换句话说, Mindmap 是画给自己看的,不是画给别人看的!Mindmapping的过程本身就是创作者的思维过程,岂能以别人的思维代替自己的思维?比如下面引自《The Mind Map Book》里的一副图,没有看过书中介绍的,能讲出该图所要表达的意思吗?
mindmap

只有创作者在一边Mindmapping,一边解释图形,才能让看图的人真正了解图形的含义。否则就像一件绘画作品一样,不同的观众就会得出不同的结果。

3. 滥用软件。软件只是在需要高效率的前提下用来Mindmapping才有意义,毫无原则的使用就完全脱离了 Mindmap 的内核。尤其是在进行创意思维时,用软件来Mindmapping简直就是谋杀创意。我们都知道,使用计算机无论是打字还是画图,都需要一个大脑再编码的转换过程,无论怎样都难以保证其结果与原意完全吻合,何况Mindmapping更多的是依赖直觉而非理性分析。对于那些热衷于钻研 Mindmap 软件的用法、比较,或者什么样的 Mindmap 都拿软件来制作的行为,其实都是舍本逐末。软件的另一个弊端就是弄出很多似是而非 的” Mindmap “,严重忽视 Mindmap 联想丰富的原则,把所有想法都归结到同一层次,并且彼此互不相关。下图即Tony Buzan所指出的不是Mindmap 的” Mindmap “的典型图例,各位是不是感觉有些眼熟呢?

not-mindmap

总结:

不可否认,Mindmap 作为一种思维的工具,的确可以在很多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就我个人的使用经验而言, Mindmap 是在作演讲、简报以及创意构思的上佳选择。但任何工具都有其局限性, Mindmap 也不例外,对于表现逻辑性、时间性,以及知识之间的关系上,它恐怕就十分的搞不掂了。因此,没必要什么都拿来Mindmapping。而且, Mindmap 这个工具是自用的,所以也没必要把做出来给别人看当作使用的目的。 Mindmap 体现的是个人的认知和灵感,万不得已很没必要用软件来作图,请尽量手绘,否则就冤枉右脑的开发了。

相关文章:

Mindmap之我见一: 为Mindmap正名

Mindmap之我见三: Mindmap技巧分享

Mindmap之我见四: 资源汇集

5条评论:

  1. “……对于表现逻辑性、时间性,以及知识之间的关系上,它恐怕就十分的搞不掂了。因此,没必要什么都拿来Mindmapping。而且,Mindmap 这个工具是自用的,所以也没必要把做出来给别人看当作使用的目的。”——这一段的总结尤其好。

    虽然网络上关于Mindmap的论坛不少,但是纯粹分享“思维导图”的帖子却观者寥寥。除了初学者学习画法以外,没有人真正对图中所展示的内容感兴趣。或许就是“这个工具是自用的”观点最好的说明吧?Mindmap强调的是头脑风暴及创造性思维,是否可以换句话说,它本身的定义就决定了它不重视固有逻辑的演绎?新思维一旦成型,就形成了一个知识体系,此后便可纳入conceptmap的范畴;而从旧有知识体系生发,突破旧有逻辑体系,从而产生新的idea,便是Mindmap的强项?“突破旧有逻辑体系”就意味着Mindmap不拘于固有逻辑,因此也就“对于表现逻辑性、时间性,以及知识之间的关系上,它恐怕就十分的搞不掂了”。

    Ken老大的文章给了我很大的启发。除了对此表示感谢以外,也对占用了老大的时间表示抱歉。因为我能想像得到Ken的工作及生活是如何的繁忙。谢谢您看完我的留言。祝您一切顺利。

  2. 谢谢指月的回复。本来上一篇贴子中也想给你回复了的,可想想这篇贴子或许能给你答案。其实你在网上看到的很多所谓的“Mindmap”都不是真正的Mindmap,大都只是借了Mindmap一个简单的形式罢了。
    你对Concept Map与Mindmap的理解已经相当到位了,我想估计你也明白该如何运用了吧?欢迎与你继续探讨和交流,这也是我的荣幸和志趣所在。

  3. 逻辑性的话,MM是有局限性的。
    对于我个人来说,很少有什么“创作”和设计,但是用MM来整理我的零散想法,是挺好的。
    做读书笔记,是利用MM来帮助记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