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map之我见三: Mindmapping技巧分享

又停了几天没写这个系列,主要是为了酝酿一下,一气呵成写就四个部分的话,我几乎就可以成”专家”、”高手”了。呵呵,我的确不是,不过是分享自己在 Mindmap 上面的一些心得体会,也趁此做个小小的总结而已。

这一部分是说Mindmapping的技巧,但绝不涉及 Mindmap 软件的使用。我自认是 Mindmap 的”原教旨主义者”,更倾向于手绘。当然没有彻底否认软件作用的意思,只不过这方面的行家N多,象栖息谷里就是高手云集,我谈用软件来Mindmapping的话就有点班门弄斧,不知深浅了。另外,由于是手绘,故而偏向于产生创意的运用,与效率没有直接关系。以 Mindmap 作为提高工作效率的朋友可到此”一笑而过”了。 🙂

  • 如何手绘 Mindmap ?

以下是一份用具清单,仅供参考,请根据个人条件自备:

1. 彩色铅笔若干:物美价廉,国产12色的不到10元钱

2. 速写本:一般选A4或16开的,单线圈装订,50页的15元左右

3. 麦克笔 :视个人偏好的颜色选上两、三支,水性的,每支5元左右

4. 橡皮擦、双面胶

下面以Sabrina手绘的一幅 Mindmap 为例,讲讲注意的细节和技巧

1. 每个枝干用不同的颜色,且注意粗细的区别;

2. 实在不懂该画什么的,用尽量少的关键字写在枝干边上;

3. 层次不必太多,三级左右OK,尽量地铺平画面,距离眼睛50厘米内一览无遗;

4. 在颜色的选择上,发挥联想,即想到什么事物的时候想像一下它是什么颜色的;

5. 对于重要的信息,用麦克笔做上记号;

6. 平时收集一些从报刊上剪下的小图片或不留用的照片、大头贴,用双面胶粘在上面代替手绘;

7. 缺少手绘基础或经验的朋友可参考孙小小的文章

  • 如何培养 Mindmap 的素质?

好友洪波曾说:”现在人们进入的是读图时代”。的确,图像主导着我们日常工作生活中所接触到的信息。 Mindmap 作为一个普遍认为有效的思维可视化工具,若想纯熟运用,首先得具有图形思维的素质。当然,并不苛求必须达到美术专业人士的条件,任何专业背景的人,即使是从来没接触过基本的绘画,只要注意培养两点基础能力,同样可以绘制出对自己有帮助的 Mindmap

1. 联想。丰富的联想力可以轻易地把头脑里思考的事物转换为图形,并且在事物之间搭建关系,构造思维整体的地图;

2. 内视。这是借用了道家的说法。我们都知道,只有通过内化才能形成个人的知识和经验。Mindmapping的过程无非是一个从客观到主观,再从主观到客观的过程。内视是这个过程的转换,即根据思考的目标,检视自己内化的知识,然后把有关的想法和思路投射在图形上并赋予连结,从而形成 Mindmap

最后,推荐大家看看曼陀罗思考法NLP方面的资料,还有赖声川的《创意学》,也许有人对书中内容比较失望,但他弄出来的那幅”创意金字塔”图我认为倒值得一看。

相关文章:

Mindmap之我见一: 为Mindmap正名

Mindmap之我见二: 好用与滥用

Mindmap之我见四: 资源汇集

Del.icio.us : , , , , , , , , , , , ,

4条评论:

  1. ken老大说:“一气呵成写就四个部分的话,我几乎就可以成‘专家’、‘高手’了。呵呵,我的确不是……”就为将《系列之四》无限押后埋下伏笔了,既不可说我懒惰,还不许你们催稿,偏偏这个“一气呵成”还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呵呵,狡黠老辣得不行呀。一笑。

    小弟最近一直在使用Mindmap和ConceptMap,有些话说,不愿在自家blog内折腾。况且敝庐本乃深闺,复非大院,等闲无人到,便又跑来老大的地盘涂鸦来了。

    1、手绘与软件
    ken老大倾向于手绘,我则更倾向于软件。二者本自各有千秋,无法妄分优劣,最多不过是工具的使用习惯问题而已。可事实上我发现并非如此简单,其间泾渭,实在有趣得很。两个使用群体对Mindmap的理解、用途甚至方法都相去甚远。手绘者多为老大所言之“原教旨主义者”,对Mindmap的用途大多恪守Mindmap的本义,即思维发散,进而辅助记忆。而软件使用者多用于资料管理、归纳组织及项目计划。在栖息谷或其它思维导图论坛,常常每有人贴出一幅图,便总免不了会有人跳出来指责这并非“真正的思维导图”,这对于作画者而言,实在令人沮丧。很多初学者,便未免无所适从。其实大可不必吧。个人认为,Mindmap理论至今仍在不断的发展及更新中,这点毫无疑议,且置不论。而软件虽然是在Mindmap理论上开发出来的,但当其一旦付诸使用,其本身的特性便决定了它对Mindmap的扩展,至少是使用范围的扩展。手绘者一般使用一张A4纸完成一幅Mindmap,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内腾挪,做到即丰满完备,又不至于杂乱而超出纸张,如何安排分支,如何谋篇布局,要做到胸有成竹,便是很大的学问,需要长时间地练习才能做到很好。而软件由于可以随意修改,可以先“发散”,然后再组织。这点便是很大的不同。至于本来非常有指导价值的“层次不必太多,三级左右OK”等经验之谈,在软件的无限扩展功能下,也失去了意义。软件的便捷对于Mindmap本义的扩展似乎是一种必然,甚至有时是一种“偏离”。但偏离便偏离吧,有什么关系?即便是偏离了,未必就是错了。或者这更符合大多数人的需要?在栖息谷论坛,关于诸如《拷贝硬盘文件目录为mm的分支》、《如何用mm做出完美的幻灯片》等非“思维发散”方面的文章被热捧且津津乐道,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个问题。我并不认为这是对Mindmap的“滥用”。某些人昨天晚上掉了一块钱,然后用一张庞大的思维导图来分析,——这才叫“滥用”吧。相对于国内及国外的使用者比较而言,国人对于Mindmap本义的“偏离”尤为严重,甚至可笑到完全混淆Mindmap与ConceptMap,关于这一点,犹有话说焉:

    2、Mindmap与ConceptMap
    二者的异同辨析早已讨论很多,无须赘言。ken老大说“Mindmap是画给自己看的,不是画给别人看的!”实在一言中的。Mindmap作为“思维可视化”工具,“满足的是创作者自身的需要”。而ConceptMap作为“知识可视化”工具,恰恰是为了给人看的——“除了传达事实信息之外,知识可视化的目标在于传输见解(insights)、经验(experiences)、态度(attitudes)、价值观(Values)、期望(expectations)、观点(perspectives)、意见(opinions)和预测(predictions)等,并以这种方式帮助他人正确地重构、记忆和应用这些知识。”抛开使用目的、结果等方面,只就二者绘制上的侧重点而言,Mindmap注重的是颜色、图象、关键词、曲线,目的是开发直觉思维,刺激右脑,强化记忆。而ConceptMap则注重的是概念、命题、交叉连接和层级结构,目的是架构知识体系,强调逻辑思维,这显然是运用左脑。于是乎我们存在一个问题,即是:

    3“开发右脑”好,还是“开发左脑”好?
    这才是二者优劣辨析之根本所在。其实这也是中西方文化差异上的一个重要命题。西方人惯于科学体系的构建,惯于逻辑思维,因此Mindmap理论也就对他们产生了非常大地冲击,使得他们能够左右脑并用,形成很好的互补性,大大提升自身的思维水准。而东方人本就习惯于直觉思维,提倡顿悟。没事干的时候就神游八荒、思入玄幽。偏偏在逻辑性、体系架构、管理上根本无所用心,难得糊涂。因此一旦接触到Mindmap软件,在弥补自身不足,实用性方面,很自然就将其用作逻辑性的归纳整理方面去了。这完全是事有必至、理所固然的。何况思维的发散,本身应该建立在原有知识体系上的发散,而不是乱发散。比如我曾有个比方,比较邪门:一个国人用思维导图,中心词是“宇宙”,发散为“宇宙——人——女人——上床”,另一个中心词为“人生”,也发散为“人生——人——女人——上床”。呵呵,对于这样的发散,我们很常见吧?现在一般的大门户网站的标题都是这么思维发散的。个人认为概念图更适合国人,至少更适合我。其实在原有的体系上寻绎概念与概念间的联系,从而产生新的概念、新的知识,也是概念图的功能之一,这岂不是发散?比如著名的概念图软件Inspiration就是这么宣传的。发现“隐性知识”,产生新的知识,不也是一种思维?

    无论如何,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对于Mindmap软件对Mindmap本义的“偏离”,也还是宽容一点的好吧。而思维导图软件与概念图软件在发展中越来越因借鉴对方而互相融合的趋势,也证明有些需求是交叉融汇,未必可以遽分的,那么还争什么呢?

    就教于ken老大,再次感谢。总之老大的文章对我是很有帮助的,还有系列最后一篇,莫使小弟遥望而兴叹呀。呵呵。

  2. “开发右脑”好,还是“开发左脑”好?应为:“开发右脑”,还是“开发左脑”,哪一个更适合自己?

    另补充:倘若真要思维发散及记忆增强,手绘方式确实是值得强烈推荐的。在某些思维导图论坛上,有些人的导图根本全是概念,一幅图都没有,便有人出来指责说没有得到思维导图的精髓;有人放了图像,或做得美观一些,便又有人跳出来说,重点在思维,不要把心思放在美化上,太花时间,那样舍本逐末了。——不但令人无所适从,简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上帝呀,不用这导图,我思维还不至于这么乱呢。

    其实在热火朝天的思维导图推广应用过程中,谁用思维导图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价值,或者说思维水准有了明显的提升呢?至少在论坛上,我没见。真正用了几年的人不多——几年前用过,中间几年都没使用,今天又用一下,这样的人倒是不少。

    中国人什么时候不忽悠概念,而实实在在地体验、力行呢?叶公遍地,可堪一叹,聊补数语,是为蛇足。

  3. 谢谢指月的留言。我想你完全可以就这两者的运用写篇论文了,呵呵。
    实际上左、右脑的差异性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大,而是两边大脑所承担的功能也不是划分得那么一清二楚的。Mindmap和Conceptmap在运用上至少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可以培养人们对某个(些)问题的统合认识。在这样的认识下,思维扩展的边界范围与思维节点之间的逻辑关系,孰重孰轻,孰多孰少,就要看使用者的目的为何。这本来也是人们使用工具的一个根本性的出发点。
    我也常用Mindmap的软件来辅助我的工作,比如准备教案,可以说过程是Mindmap的,而结果却是Conceptmap的。故而争论什么是什么意义不大,只要你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就可以了。
    我会抓紧时间完成这个系列,也算是给自己的一个交待,不会再让各位苦等的了。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