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ing Government Officials

因為Policy Analysis一課Instructor的要求,我們要以小組形式走訪某個政府部門,了解其政策分析的操作流程,最終形成一篇Report,作為本課的Final Paper提交。室友William聯系了本地政府的Finance Director,預定昨天下午2點50分會見。盡管昨天下著冷雨,為了不失約,我們小組四人還是拜托班主任開車送我們到了City Hall

上一次到City Hall是旁聽常規的公眾聽證會,走的是在后門的會議廳入口,這一次是正式的拜會,因此從正門進入,正好可以看看接待廳是個什么樣子。想不到的是,作為亞特蘭大都市圈中的富人區城市,市政廳的接待廳布置卻是十分簡單,格局也不大,還比不上學校的登記處。一位很普通的黑人男青年在前臺作接待員,了解到我們的來意后,表示他已經知道了我們要來,并很友好地請我們稍等,他打電話去通知我們所要拜訪的對象,Finance Director,Gina Ault女士。我在接待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旁邊的茶幾上擺放著介紹本地的小冊子以及Georgia州的商業DM,可供來賓隨意翻閱和帶走。不一會,Gina Ault女士過來了,非常熱情地邀請我們到小型會議室就座,同時也請City Manager的助理Miranda Jones女士一并過來,和我們講解本地市政府在分析和制定政策方面的操作。

其實她們的工作說簡單也很簡單。首先,本地市政府制訂了厚厚一本的Code,規定了各個部門、各個職位的責權利,以及法律要求;其次,針對每項事務有一本Procedure uidance,詳細描述了操作流程和處理問題的方式方法。每一個政府的公務人員,并無多少Discretion(自主裁量權)的空間。但是,簡單的操作也有其繁瑣的一面。無論職位高低,每個公務人員都有義務面對每一個市民的質詢并且提供有效的幫助。象Miranda Jones女士就說她自己每天都會接到很多市民的抱怨電話,甚至生活垃圾沒人清理這樣的事也會找到她頭上,然后她再根據事務的屬性轉遞給相關部門處理。而凡是涉及到公眾利益的,都需要提交到公眾聽證會上討論,議題亦會提前公布在網上,感興趣的市民皆可前來旁聽或發表個人意見。無論是與會或發言的市民,并無資格審查或名額限制,除非市長干預,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對發言的市民有時間要求。如果市民有其他問題要提,可以在會后申請發言,直接提交給市議會討論。每次聽證會不一定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因此一些問題要經過多次聽證會才能形成最終的決策。在決策之前,如果每次的議案不能通過的話,職能部門就得重新制作方案,供市議會討論并向大眾公布。Gina Ault和Miranda Jones女士都表示她們經常得反復地做計劃,出方案,因為要取得一致是相當困難的事。雖說本地只是個人口兩萬多人的小城市,但是她們的工作并不輕松。據她們的介紹來分析,相比起國內的公務員來說,那絕對是繁重得多,而且更重要的是,服務意識要強得多,對待市民的態度要好得多,因為市民對她們的飯碗有著至關重要的決定權。而國內的公務員,不說大家想必也知道是什么回事,所以無論怎么地改革都是隔靴搔癢,根本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的。

經過一個小時左右的會談,基本上我們大致了解到了本地市政府在財務支出的政策制訂和分析上的操作。雖然時間很短,可是交流過后留給我的印象卻十分深刻。這種印象在上一次的”觀后感“后得以進一步加深,可以”大言不慚”地說,和托克維爾在150年前的感受是相仿的,成為美國城鎮政治生活主流的公民積極參加公共事務,是促進整個美國得以持續發展和繁榮的重要因素之一,當然,這也是受益于沿襲了新英格蘭鄉鎮自治制度并結合自身發展而成的政治傳統,并由此在實踐中確立的公民自由原則。
圖為小組四人與Gina Ault女士(中左)、Miranda Jones女士(中右)合影


Technorati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