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續貂:人渣的試一下

昨天在Twitter留下一個“尾巴”,所以今天努力一把,談談個人的看法。

首先聲明一下,盡管在下大學本科讀的是金融學,但畢業至今幾乎再也沒有怎么接觸,而十六、七年前學的也早已交還給了各位尊敬的教授(其實當年也沒怎么學習 :P),所以有胡說八道的地方各位也無謂上綱上線,且一笑而過就好了。

本公寓住有四人,倆人政府公務員,倆人是教師。某天一公務員抱怨政府搞陽光工資以后收入大減,又不能像教師一樣可以年年漲工資。結果另一位教師立馬很不爽的予以批駁,曰:“漲工資有什麼用!漲的那部分還沒到手,菜市場就開始漲價了。更何況教師的工資再怎么漲也漲不到公務員的水平啊。”

我這位同行室友的反駁道出了兩個問題,其中一個與人渣的文章無關,也是個無需討論的問題,看看當下報名考公務員的人多還是求職做教師的人多就知道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想補充人渣所說的,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只要貨幣增發有稍許動靜,市場上通常就會先有反應,物價,尤其是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物價必定會上漲。這似乎都是生活小常識了,多發的哪點工資是抵消不了通貨膨脹所造成的貨幣貶值的。

把貨幣換成實物來發,如果是以前的計劃經濟時代,估計是沒什麼問題,那時候包括房子在內很多東西都是分配的,不過是按職位和權力來分配而已;但現在不同了,政府發實物也得要花錢買才行,在沒有調整財政支出結構的情況下,這還是回到了貨幣增發的老路上。而且,在目前的體制下,依然不可避免的分配不均。

至於換成外匯一說,前段時間另外一位公務員室友剛好問我相關的問題,他說中國有多少多少億的外匯儲備,到底是怎麼來的?出口企業創匯得來的外匯難道都變成了政府的?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因為我國實行的是外匯管制。企業出口商品到國外,對方支付外匯給企業,但是進到企業戶頭上的外匯除非再用來進口國外的商品,否則在國內幾乎是派不上用場的。你拿著外匯去菜市場買菜試試?十有八九被人家當騙子給舉報了。所以,我國的宣傳鼓吹“為國家創匯”這一“創”字是很形象的。不錯,外匯名義上是在企業和個人的戶頭上,但實際上相當于是國家所有,正如文章所言,“人民銀行自己并不創造美元,所有的美元都是從市場上用人民幣買來的”,或者說,換匯換來的。如果政府不把所有企業和個人賬戶上的美元沒收了再統一發放的話,憑什么無端端的造出“美元”來發給大家,那人民銀行還不如掛上美聯儲的招牌好了。

要改善民生,刺激居民消費的方法有很多,可是像發錢、發消費券這種類似“均貧富”的作法實在是有些荒唐,再說一個我的親身經歷吧。逢年過節的時候單位也總會發些商場、超市的代金券,像我等普通員工也就數百左右,一般我也是拿回家孝敬給父母。父母拿這些代金券買什麼呢?大米、食用油、干貨、茶葉、卷筒紙、洗發水、香皂、洗衣粉等等,高級一些的就是床單、被套和襯衣。我問他們干嘛買這么多這些東西啊,什麼時候才吃得完用得完?他們說家里該有的都有了,這些代金券又不能拿去銀行存,買大件的還得自己加錢,買這些反正都有用,何況現在不用代金券買,將來漲價了還要用現錢去買,太不劃算了。說的也是,且不說東亞國家向來有儲蓄的傳統,對老百姓來說,沒有充分的民生保障,多發那一點錢頂個P用。

我在學習的Public Administration盡管美帝色彩很濃厚,但至少有一點我個人覺得是普適各國政府的,那就是政府在制訂政策時不要太高估自己的智商,多傾聽Public Opinion是很有必要的,否則出臺的政策很容易適得其反。當然,假如一切都要以“政治正確”為綱,那就另當別論了,這恐怕不應該在經濟學和公共管理學的范疇討論。

Update: 推薦郎教授一文 “分錢分股票分企業都是嘩眾取寵的說法”,盡管有激情過溢之嫌,但也不乏某些真知灼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