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成長計劃

緣起小容的推薦,我看了Amy的計劃,也看到她寫給主辦方的一封信,甚為感動。作為一個高校教師,我并不認為自己對於學生的了解有多深入,對學生的成長能提供多大的幫助,學生無論在校內還是畢業之後的成就應該歸功於他們自身的努力,而我的成就感則來自於學生在其成長過程中的Initiatives,在我看來,對他們還是對我自己,由學生源發的Initiatives都是非常有價值的經驗。

毕业生为在校的学生分享成长经历感悟、大学生涯规划、求职历程、入职体验、留学体验等等,希望能开阔在校学生的视野,启发他们积极主动地为自己的成长负责,不断开拓进取

邀請在社會上已成功上位的校友回母校開講座并非新鮮事物,不過通常是由學校的部門或者學生會來主導和安排。像Amy這樣完全由學生自組織的活動的確不多見,至少以我在國內的見識是這樣的。Top-down的方式也不是不好,學校出面邀請,大多數受邀對象或多或少都會給面子的,而且以行政的手段召集學生來聽講座也自然會營造出很捧場的效果。但問題在於受邀對象所講的是否是學生願意聽、喜歡聽、聽了有幫助,那就不好說了。我也曾做過類似的事情,靠自己一張老臉邀請曾經在業界的朋友來給學生開一些諸如職業發展、成功勵志的講座或座談,可以說效果是有好有壞。大家都知道,好的講座取決於形式、題材、講演技巧等諸多因素,主辦者是很難對所有因素都能控制得很到位以達到預期效果的。因此在經歷過幾次比較失敗的講座,尤其是某些講演人在向學生灌輸一些我不認可的價值觀時,我決定關上由我來主辦搞講座的這扇門。

 

Amy的計劃,優勢有一點是很明顯的,就是作為剛從學校畢業初到社會的她們,不僅對自身在初出茅廬的過程中所付出的深有體會,也對尚在學校準備面對社會的學弟學妹們的需求了如指掌,因此更具有針對性和有效性。換一句當下時髦的營銷話術,就是更容易擊中受眾的Sweet Point。當然,像Amy她們這種Bottom-up的公益活動也會有其劣勢,一般有可能囿於外部資源的匱乏和內在驅動的不足而無疾而終,在我的學生當中確實不乏類似的案例。所幸的是,Amy的計劃還是獲得了學校官方的支持,雖然不知道她們可從中獲得多少的援助,但至少活動是可以正大光明的開展了。這一點在國內現有的體制下是極其關鍵的。

OK,接下來說說對於Amy的“薪火成長計劃”的一些想法,并不是為了幫助這個計劃去擊中“社會企業家技能培訓項目”主辦方的Sweet Point,而是希望這麼一個好的計劃可以有所改進,從而長久的運作下去。 但是,需要更正Amy給我戴的帽子,我并非教育領域的專家,我的教齡僅兩年,對教育的認識大都根植於從前做Consultant的經驗,在教育方面的摸索才剛剛起步咧。由於透過Amy的Blog對此計劃仍了解得不多,也沒看到Amy在信中所提到的問題,因此談的東西難免比較片面(也有可能Amy她們已經考慮到了或者在做著了),權當個人意見,僅供參考罷。:O)

我注意到了Amy描述的這個計劃是一個“分享平臺”。那麼請允許我來做一個拆分,先說“平臺”好了,除了我可以知道的基本人員情況之外,這個“平臺”似乎沒有很清晰的架構。盡管我看到了Amy記錄的之前一些活動的熱鬧場面,效果也許是很不錯,然而活動能否一直延續下去既是Amy提出的問題,也是我想提出的問題。在我看來,“平臺”(Platform)祇是一個形容詞而已,它對於說清楚到底是個什麼計劃可能僅限於Idea這個層面,因此我傾向于用“組織”(Organization)來作表達。很顯然,Amy的計劃和行動已具備了一個組織的基本特征。對於組織管理要講的東西很多,喜歡Management和Leadership的Amy估計也不會陌生,在此我僅提出兩個比較容易忽略的問題。其一是Identifying Stakeholders。就拿這個計劃舉例吧,主要的Stakeholders應該包括來在校學生,講師,活動組織者,活動志愿者,學校管理者,潛在用人單位,潛在支援者(Sponsor)等。一個能持續正常運作的組織毫無疑問應該是充分考慮到且平衡好各個Stakeholder的Concerns的。安豬的說法是對其中一部分Stakeholders的利益的照顧,但不應僅僅局限在一部分。其二是Game Rule。不時有人爭辯組織管理制度的低效和無用,殊不知管理制度存在的一大假設就是組織裡的每個人都不是完人,因此才有必要用制度來彼此約束,以保證組織在運行中規避錯誤和風險。盡管一個新生組織在起步階段不一定需要配備完善的管理制度,但一個基本的,達成共識的Game Rule還是應該要有的,這也是活動本身可以“薪火相傳”的一個保證。

再說說“分享”。不得不說有一點遺憾的是,雖然有圖片和解說文字可以“分享”,但是講演者的Presentation卻“分享”不到,我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Copyright的限制。然而既然是“分享”,應該不僅僅局限於現場的聽眾吧。Amy和她的Partner在各自Blog裡都有記錄,可還是感覺信息比較散落。互聯網上的各種應用為信息的分享創造了低成本和快速傳播的便利,相信Amy在Blogging中也有所體會,那麼何不考慮為這個計劃搭建一個“網絡平臺”呢?工具有很多,這裡我就不一一枚舉了,我想這個“網絡平臺”是否可以包括且不限於以下幾方面的應用:

1. 組織者的Blog;

2. 活動的Schedule;

3. 講師的Group;

4. 講座的報導:錄音、錄像、在線PPT等;

5. 其他可能的遠程網絡分享形式:如向企業的HRM約稿、訪談、座談等。

有這樣的一個“網絡平臺”,既可以實現信息的充分“分享”,使信息的傳播可以無遠弗屆,也可以形成一個很好的資源“共享”管道,與更多的外部資源建立起合作的關系,更重要一點,有了這樣一個看似虛擬然則實在的“平臺”,不光是自己,包括參與者在內都能獲得成就感。如此一來,是否可以解決一些我前面所說的外在資源匱乏和內在驅動不足的問題了呢?

恐怕Amy會想到搭建這樣一個“網絡平臺”所需要投入的資金成本和人力的問題。雖然我對社會企業了解甚淺,但我覺得這也許正是社會企業家技能培訓項目可以幫助解決的問題(其實在我看來這并非是很困難的問題)。當然,按照Amy的想法,成為學校性的官方組織也未嘗不可,祇不過我個人感覺一旦成為“官方組織”,Amy看到的還會是自己想要的“分享平臺”嗎?

先說這麼多吧,如果這幾天有時間的話,再結合我在美國的所見所聞,談談我對Undergraduate職業生涯規劃的一些看法。在此歡迎Amy以及各位好友(我就不一一點名了)前來批評、指正,無則加勉,有則也不改了。:P

5条评论:

  1. 真的很感谢Ken.
    首先,从最后的话说起,其实我也不喜欢官方组织,这个只是开始生存的需要。
    其次,利用网络的平台,我们也开始努力做。有时候我也有些无力,因为大部分的同学对网络的运用程度都不高,大家对“上网”的理解都还没有更新。我真希望我们学校出现一个庄秀丽老师。我在努力推荐,可是我也不能期望小朋友们马上就能够接受。我们有一个share论坛,可是效果不行,当然这也有我们没有很好的在组织话题讨论的原因。官方网站在建设。其他方面的运用,我自己也在学习。
    关于这个组织的管理,稍后我好好描述一下。
    再讨论。

  2. 作為一個高校教師,我并不認為自己對於學生的了解有多深入,對學生的成長能提供多大的幫助,學生無論在校內還是畢業之後的成就應該歸功於他們自身的努力,而我的成就感則來自於學生在其成長過程中的Initiatives
    ——其实我也一直认为,这种initiatives是个人成长最为关键的因素。
    很多时候我们在分享,其实也只是为了唤起大家对自身成长的关注,为自身的成长负责,be their personal be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