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

實際上,回來已經有40多天了,才到香港還未入關就收到學院辦公室的短信,通知不要直接回校報到,先在家里呆10天自我觀察,每天還需將身體狀況報告給單位。其實從飛到首爾開始就被接受了體溫的、檢查,到了香港再次被檢,而從香港進到深圳時又被檢查了一次,如果有幸被傳染上H1N1的話,應該早就被攔截下來,連家都回不了了。於是安心在家休息,順便調整時差。偶爾也上街溜達溜達,看看離開一年之後這個城市的變化。

正式上班之後其實已臨近學期期末。本來卸下“主任”一職到米國求學,目的就是想到將來可以很省心的做好一個普通老師,有時間的話再做一下研究,盡量避開瑣事多多的行政工作。孰知系里面還是“很照顧”的安排我做一個所謂的“專業建設督導”,原以為可以讓我提前享受一個退居二線領導的待遇,不料要替系領導分擔很多具體的事務,這樣一來也就不得不每天按時上下班,處理一堆頗為無聊的事情。且不說這個Blog,連Twitter也少看少推了。

不過做老師的好處便是有個假期,現在也終於輪到放大假了,因此也可以收拾心情來打理一下Blog。趁著近一個月的假期,把過去一年在米國所欠的游記好好地補上,另外也要寫幾篇論文,不光是為了評職稱而用,也是為了要反擊當下在職業教育中言必稱某某某的“怪現象”,因為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一家之言便可以主宰職業教育的教學模式?為什麼這么多有經驗、有水平的資深教育者都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

附上一張離開米國前當天在LA Universal Studio游玩時和Shrek的合影,Bye-bye, US!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