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斯德哥爾摩癥候群

兩個風牛馬不相及的主題被我組合在標題裡,祗因昨天我的推圈上滿是關於一項捐款的討論,一直延續到今天依然Tweets不絕,本想也摻和幾句,碰巧正好看到一篇被四處轉載的舊文,也勾起了我的嘮叨欲,所以干脆就合起來一起說說好了。

1. 記得在杭州參加年會時,一幫人閑聊的時候我曾提出過在大陸最好不要打NGO的旗號,畢竟這個稱謂比較敏感,容易挑動專制權欲膨脹之人的神經。倒不如借用NPO的名頭,盡管兩者的實質確有不同,然而在具體的事務和運營上是可以模糊掉兩者間定義上的界限的。如此既是一種自保的方法,也是一種靈活的發展策略。如果成立某某基金會或某某組織在程序上比較麻煩,不妨成立一個某某培訓中心或某某服務中心更妥當一些,依我個人經驗,此類機構在受工商管理部門和稅務部門的監管上,至少相對於公司而言要寬松得多。

2. Web2.0的應用已相當普及,投身於NGO的朋友其實可以多考慮借用Web2.0的概念和技術,比如“虛擬組織”、“社會化網絡”、“微支付”等。其實像祈愿行就是一個很好的平臺(但我很奇怪為什麼它未能得以廣泛應用),左拉同學也在這方面也作出了一些范例(盡管不乏質疑)。“無組織”有時比“有組織”或更有效率、更易存活。

3. 請注意看斯德哥爾摩癥候群的特征或產生的四個條件:生命威脅、小恩小惠、信息隔絕、無處可逃。可以說在目前的環境下,不想成為這一癥候群的一員,完全能避開前兩項不現實,除非綠卡或國外護照在手,否則企圖“越過瘋人院”也的確困難,唯一可做的就是盡量獲取更多的信息,與更多不同的人進行交流,如此或能維持自我獨立思考的能力,即使在身體被“綁架”的情況下,思想也不至於完全被“綁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