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的新學期

暑假過得很快,身體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可是心情卻還沒從放松的狀態里激活起來,所以在新學期的這兩周時間里時不時地受到焦慮癥的困擾。

開學自然是一大堆的事情,新生報到接待自然是其中的最大件事,系裡為了萬無一失,全部老師都被派上陣,且事無巨細的接待安排,比如連繳納學費的點也專門指定了兩個老師負責看管秩序。兩天的周末從早八點到晚九點,不間斷的堅守在新生接待的工作崗位上,而偏偏那兩天又是非常高溫的天氣,攝氏36、7度,盡管是坐在樹蔭下面,可依舊是全身大汗淋漓,熱得人是頭昏腦漲。

看著一個個坦露著青澀表情的新生,思緒總是不可避免的回溯到20年前,當年的我也曾經拎著被褥行李和皮箱,乘坐一天一夜的火車,千里迢迢,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所陌生的大學來報到,那時的心情是充滿著激動、 迷茫、憧憬和離愁,看看漸已發黃的舊照片,神態又何嘗不是一樣的青澀!當然了,那時候是不會像現在大多數學子一樣有家長陪同來報到的,所以,當看到那些家長幫我們的新生手提背扛的拿東西時,也總免不了的會產生今不如昔的想法。

在我和兩個專業200多名新生的首次見面會上,我的Speech開頭本來想說“相信每個同學都懷抱著理想邁進這個大學的校門。。。”,但是,我忍住了沒說。在大學教書的這幾年,沒有思想、缺少靈性的青年學子見得多了,有夢想和追求的,少之又少,就算有,到了臨近畢業之時也基本上也全無激情。如果非要做個比較,現在的大學生可能會比20年前的我們都聰明、能干,在許多方面都很出色,但可能比較不足的,恐怕便是少了那一份理想主义。

是不是物質生活越豐富,精神生活就越匱乏?

是不是娛樂方式越多樣化,就越找不到快樂的本源?

阮一峰感嘆:“在這里,你終究會真正地失敗”。我能理解,盡管不是100%的認同。畢竟,我相信人性的光輝中,理想主義始終是抹不去的那一道亮色。因此,即便是在滯後、僵化的現行體制下,即便這樣的體制最多祗能培養出倒模一般的機器人,我認為還是會有另類的學生,有自己想法和追求。所以,我會盡自己所能去進行一些實驗,為的就是營造出一些機會,激發出那些有理想萌芽的學生的熱情,讓他們有一個可以肆意發揮的空間。

當然,我不期望會收獲什麼成功,祗要有人在做就好。本來,理想主義者更看重的是踐行的過程,而非所謂有意義的結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