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復談創業

今晚無意撞上央視二套的《對話》節目,對話李開復和他的創意工場。說實話,我覺得節目邀請來對話的嘉賓很失敗,要麼是提出的質疑不著調,要麼是自薦的人比較無厘頭(比如某個創業者說他自己發明了一種讓中國人挺起胸的自行車,他自己從東高地騎了30公里到電視臺,然後節目完了之後再騎回去,實在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莫名其妙)。王佩的一句推總結得很好:“有点同情李开复了,整天跟一群什么人打交道?”。的確,李開復對著這幫人來談他的理想,實在是有些對牛彈琴。

某位垃圾軟件的始作俑者先以李開復的經歷質疑其從未創過業,安能從零開始創業?李開復回答當年的微軟中國研究院和谷歌中國都算是自己的創業,所以應當是有這方面經驗的。當然李開復也很謙虛的表示希望有創業經驗的人加入到他的團隊中來。我覺得李開復還是過謙了,或者是太低調了一點。實際上我理解李開復的創意工場更像是一個咨詢公司,以幫助創業者實現創業成功為目的。因此李開復本人有無成功創業經驗倒是次要的,他的從業經驗、管理經驗和人脈關系可能對創業者更有幫助(這些方面在李開復的口中被多次重復,可惜主持人都沒有抓住),因為他的身份更像是個導師而非一個老板或者大股東,這從他曾經做過的開復學生網便看得出來他的這一角色演變的軌跡。另外,如果是某個創業成功人士來做李開復這個角色的話也未必見得更合適,畢竟在某個領域創業成功的人難免會自我設限,對於不熟悉的領域或超前的創新反而容易持否定態度。

另外一位VC嘉賓強調創業成功的偶然因素,懷疑創新是否可以工場化以及成功是否可以復制。李開復是在后面一個環節用了一些主觀的數據來正面回答了這個問題。不過我倒是希望是用客觀、理性的分析來回答這個問題。不錯,任何的成功多少有幸運的成分,但不能以偏概全的判斷所有成功的創業都是由於運氣好而已。假設所謂的創業成功是以VC投資為標志的話,那麼可以統計一下,比如過去若干年內中國有多少個創業團隊是獲得VC投資的,這些創業團隊有哪些共性,這樣多少可以歸納出可供指導創業新手的一些手則。我個人猜測李開復估計是自信掌握了在中國可以成功創業的線索,故而決意從職業經理人的身份跳轉到一個專職的創業導師+天使投資人的雙重身份中來。

李開復應該是持有很深厚的做教育的情結(似乎他有講過原來是想在國內創辦大學的,祗因政策限制的緣故所以轉做創新工場),他現在所做的事情可以視為一種教育的創新,有點類似於所謂的創業型大學,當然商業化程度要比公益性程度高許多,畢竟投資人首先要求的是有經濟利益回報的。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非常欽佩他的理想和勇氣,做這樣一件事情比做VC更充滿風險和艱難,尤其是放在國內這樣一個環境下。誰都知道國內的大學教育體制有問題,在對大學生的創業指導上本末倒置,有些做法更是動機不純,李開復頻頻到高校去做創業方面的宣講,希冀藉此改變目前大學生們看待創業的心智,頗似堂吉可德揮舞長矛對抗國內大學教育體制這個龐大的風車。

雖然有些悲觀的看待創業工場的未來,但寧愿希望李開復能夠成功,一來不樂見某些人將來那副“你看我沒說錯吧”的嘴臉,二來也希望可以借鑒李開復的成功經驗,去幫助更多的青年人。每多一個充滿創新精神并付諸於實踐夢想而成功的青年人,或許會給這個國家帶來多一縷的曙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