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Blogging

2012

从尼泊尔旅游回来,紧接着就是学院开学,一堆堆的工作接踵而至,而我的心却一直没有收回了。在回到昆明的那一天,我在腾讯微博上说我的灵魂留在了喜马拉雅,其实,不止灵魂,那段人生有史以来最悠闲和无忧无虑的7天,都留在了那个美丽的喜马拉雅山区的小城–博卡拉。

我向来对世界末日一说不敏感,并非是自己对地球以及地球人超级乐观,只是觉得即使明天世界终结也无所谓得很。我的人生已经迈过了40年,不算短暂,亦称不上漫长,但经历的事情可丰富多了,无论是在工作还是情感上,可以“大言不惭”地自夸比很多同龄人,比如我的同学们要精彩许多。当然,现在的我根本达不到社会“公认”的“成功人士”的标准,尽管资产寥寥无几,又是单身老男人,不过自认为活过的日子已经足够。

我可没有厌世的念头,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风景在前方等着我,我还有继续我的旅途。在美国的大峡谷感悟到了生活的本质在于追求内心的愉悦而非物质的拥有,在印度的恒河之滨想通了生命的意义原本就是简单的生死轮回,在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山区明白了人生的最高境界不是圆满的自我而是回归到初生状态的那个最真实的自我。所以,只要去旅行,只要在路上,就会不断有新的收获充实自己有遗憾有残缺不那么尽善尽美的一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