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iPad

昨晚临睡前躺在床上,像以往一样摆弄我的iPad,这个习惯已经形成两年半多了。当年苹果一出iPad,我便嘱咐好友洪波让他交待他在美国的妹妹帮买一台,然后是他的妹夫去Bestbuy排了队才买到的。随后不久他的妹妹就出差回到国内,所以呢,我也算是大陆最早的iPad用户吧。好友洪波的妹夫在美国的IT企业工作,十分惊讶于我对这种时髦产品的了解,因为他去买之前还不知道这个iPad是干嘛用的呢。呵呵,其实我不过是藉这种好奇心来保持自己活跃的思维而已,我可不想落后于这个飞速发展的IT时代,尤其是现在又干着和IT有关的工作。
my-ipad-1
因为买的是WIFI版,所以为了更方便的用它,当然也是要满足移动上网的需要,特地买了一个电信无线上网的套餐。每年的资费几乎可以再买一个iPad了。
wpid-1351235360727.jpg
自从有了iPad,虽然平日里使用频率并不高,毕竟上班还是要用笔记本电脑的,而且我又不喜欢玩游戏,只是晚上的时候拿来随便玩玩,看看文摘,图书或视频。尤其是睡觉前,把它拿来作催眠曲播放器,打开虾米,选一个专辑,就给它一直播放下去,直到第二天早上自然醒。不过,现在又入手了一部iTouch,放音乐的活就转交给iTouch了,iPad的主要工作就变为看躺在床上看视频。
说实话,这台第一代的iPad,已经有点跟不上苹果App进化的节奏了。很多程序更新之后,特别容易出现闪退,虽然我买的是32G。不过,还是不舍得抛弃它,尽管再买一台iPad 4也不算是很大的经济压力,因为有感情了吧。这可是我的第一个苹果设备,而且又陪伴我走过了那段精神低谷时期,它带给了我满足感和愉悦感,宛如一个有生命的宠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