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mirror-s

网络直播娱乐至死的时代

之前已经预告过,今后的Blog会写一些关于新媒体的内容,那么,今天就谈谈当下最热门的网络直播吧。

2005年曾一度热衷于Podcast的研究,当时与Hopesome通过Blog来开展相关的讨论甚为热烈,后来大家还一起在中文网志年会上为此专门开了Panel来讨论。如果把2015年看作”网络直播”的大热元年的话,那么离当年过去整整十年了。相对于媒体发展史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对于网络技术发展来说却显得有些漫长了,或者,换而言之,我们当年的预测都过于乐观了。

不过,有两句当年的预测还是比较准确的。

其一,“媒体网络化,网络媒体化,未来你可能很难严格区分谁是广播公司、谁是电视台”。以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媒体抑或互联网公司,无论以何种方式运营,文字/图片/声音/视频,不过是一种载体,相较而言,在带宽不再成为传输阻碍时,视频的优势无疑更为明显,尤其直播的形式,更能体现出碎片化和去中心化;

其二,”有人写,有人说,有人演才是互联网应有的面目。有文人也有艺人,萝卜青菜”。从传播的角度看,娱乐化的内容肯定更具传播力。在传统媒体行业,”文人”作为内容制造者和传播者,相比”艺人”是有优势的;但随着传播工具的进化,直播车-台式机-笔记本-移动终端,技术门槛的降低+网络传输的提升,势必让越来越多的艺人或者准艺人投身于网络直播的领域,抢尽风头。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特别是在一个政治化议题被阉割的公共领域里,娱乐至死好过不明至死。

无人机、VR/AR等技术应该都会加入到网络直播的应用,目前似乎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非编APP,所以暂时还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不过这是可以预见得到的未来。

英剧《Black Mirror》Season 1的第一集、第二集,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直播下的娱乐至死。国家领袖的尊严算个P,大众关心的是他如何F**k一头猪;说出真相反抗现状又怎样,大众还是会以为这是一种新奇的作秀。

black-mirror-post

网络直播看似把人与社会更加透明化,但却让一切作秀皆成为可能。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撕心裂肺的未必可怜,义正言辞的未必刚正,美如天仙的或许整了容,口若悬河的或许很伪君子,反正看的人开心就好。

00:00/00: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