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娱乐至死的时代

之前已经预告过,今后的Blog会写一些关于新媒体的内容,那么,今天就谈谈当下最热门的网络直播吧。

2005年曾一度热衷于Podcast的研究,当时与Hopesome通过Blog来开展相关的讨论甚为热烈,后来大家还一起在中文网志年会上为此专门开了Panel来讨论。如果把2015年看作”网络直播”的大热元年的话,那么离当年过去整整十年了。相对于媒体发展史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对于网络技术发展来说却显得有些漫长了,或者,换而言之,我们当年的预测都过于乐观了。

不过,有两句当年的预测还是比较准确的。

其一,“媒体网络化,网络媒体化,未来你可能很难严格区分谁是广播公司、谁是电视台”。以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媒体抑或互联网公司,无论以何种方式运营,文字/图片/声音/视频,不过是一种载体,相较而言,在带宽不再成为传输阻碍时,视频的优势无疑更为明显,尤其直播的形式,更能体现出碎片化和去中心化;

其二,”有人写,有人说,有人演才是互联网应有的面目。有文人也有艺人,萝卜青菜”。从传播的角度看,娱乐化的内容肯定更具传播力。在传统媒体行业,”文人”作为内容制造者和传播者,相比”艺人”是有优势的;但随着传播工具的进化,直播车-台式机-笔记本-移动终端,技术门槛的降低+网络传输的提升,势必让越来越多的艺人或者准艺人投身于网络直播的领域,抢尽风头。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特别是在一个政治化议题被阉割的公共领域里,娱乐至死好过不明至死。

无人机、VR/AR等技术应该都会加入到网络直播的应用,目前似乎还没有出现杀手级的非编APP,所以暂时还有一定的技术门槛,不过这是可以预见得到的未来。

英剧《Black Mirror》Season 1的第一集、第二集,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直播下的娱乐至死。国家领袖的尊严算个P,大众关心的是他如何F**k一头猪;说出真相反抗现状又怎样,大众还是会以为这是一种新奇的作秀。

black-mirror-post

网络直播看似把人与社会更加透明化,但却让一切作秀皆成为可能。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撕心裂肺的未必可怜,义正言辞的未必刚正,美如天仙的或许整了容,口若悬河的或许很伪君子,反正看的人开心就好。

00:00/00:00

越过山丘

在想着用什么标题的时候,心底忽然荡漾起这首歌的旋律。正好,蛮符合当下的心境。

00:00/00:00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回望这过掉1/3的2016年,不胜唏嘘。

感情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停靠的港湾,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感谢Moon,感谢她的父母,相信这应当是最好的安排。

虽然早已对老去的父母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但是父亲的癌症还是对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冲击。读大学开始直到现在,让父母省心的岁月还真不多。自认为是个浪子,浪迹天涯的生活也许更适合自己。然而,作为长子,所背负的孝道与情感,不可能完全做个潇洒的人。父亲和我之间算不上亲密,平素少与父亲交流,但深知父亲最疼爱于我,因为我在很多方面都十分象他,尤其是性格上。所以,哪怕抛下自己的所有,陪伴他都是应该的。还好,目前的治疗貌似有效,愿父亲继续维持有质量的生活,能让我能陪他更多时间。

终于也到了要和南宁说再见的时候。无论从维系感情,还是陪伴父母的角度出发,还是自己所能承担的工作以及职责来考虑。父亲有句话说得很对,对待工作一定要量力而行,不可贪求功名利禄。上个月已经有告别之心,本月初当父亲确诊时,也向董事长提出了辞呈,可是自己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一旦有新的业务启动,又抹不下情面甩手而去,所以一拖再拖。这次总算下定决心回去了,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何况做得不开心呢?

desk-office in-office staffs-desk-office

爱人,父母,教育事业,终究是自己的归宿。人生过半,夫复何求?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话说卡梅伦不过是请喝了一杯Greene King IPA(说实话这牌子的酒我也喝过,品质不敢恭维),一些啤酒主题的微信号就有点按耐不住地畅想祖国精酿啤酒的春天即将来临。呵呵,真的是too simple, too native! 不可否认精酿啤酒确实会成为一种趋势,因为在美国已经蔚然成风,而祖国的大多数城市在生活方式上正逐渐地“美国化”,所以迟早会像曾经的红酒,现在的德啤一样流行开来。然而,祖国根深蒂固的饮酒文化还是会与精酿啤酒的内涵有点冲突。当遇到把红酒当啤酒喝,把啤酒当水喝的宴席,精酿啤酒如何招架得住?

话题扯远了,说回主题吧。鹅岛最出风头的当数2010年G20年峰会上,因为奥巴马和卡梅伦曾就世界杯美英两队的赛果打赌,两队战成1:1,于是奥巴马“输”来自他家里芝加哥鹅岛厂的小麦啤给卡梅伦,卡梅伦则还以他选区Witney的Wychwood厂产的“淘气鬼”啤给奥巴马。呵呵,这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心机婊”。今天就尝尝鹅岛2014年新出的312系列的Urban Pale Ale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首先这是一款比较典型的美式淡艾尔(American Pale Ale, APA)。之前介绍过的Anchor Liberty Ale就是这类风格的开山之作。至于312嘛,就是芝加哥地区的区号咯,这个系列的酒标就是以芝加哥摩天楼的背景,作为它所传达的文化暗喻吧。所有的美式淡艾尔度数都不会高,这款是5.4度,苦度(IBU)是30度,麦芽度没有标注,从喝的口感上,应该在12-13度左右吧,因为酒体不重,麦芽味也不浓厚,本来,美式淡艾尔的特点也是在酒花而非麦芽。

Goose Island 312 Urban Pale Ale

酒倒入杯中可见泡沫十分丰富,色泽桔黄色,相对IPA而言透亮一些。比较浓重的青草香气,口感上与酿酒狗的那款小清新Dead Pony Club很相近,相对细腻,余味稍弱。总体上比较清爽,可胜任日常的口粮酒。

APA

顺便转手一下APA的概念吧。按照CraftBeer.com上的解释(如上图),美式淡艾尔是传统英国风格啤酒(注:所谓英国风格即苦啤,English Bitter)的进化版,以花香、果香、柑橘味、松树、树脂或硫磺味的美国产酒花特性,生产的一种中度或以中高度酒花的苦味、风味和香气类型的啤酒。美式淡艾尔一般具有中等酒体,低到中等的麦芽度以及低焦糖的风格。

我个人感觉APA与IPA其实十分的接近,味道、香气、色泽、酒体等要素的边界很模糊,如果一定要区分的话,只能说总体上APA比IPA在苦度和酒体上更轻薄一点罢了,但具体到每一款酒,盲品的时候就不一定就喝得出来那么细微的差别了。

Ruination 2.0 IPA by Stone

石头-毁灭2.0 (致酒花荣耀的酒诗)。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Liquid Poem to the Glory of  the Hop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2002年,身为西海岸IPA风格创始者的石头家开始推出以大陆酒花为代表的毁灭系列双倍IPA而大受欢迎,此乃最新推出的升级版,帝国双倍IPA。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

毫无疑问,这是不计成本干投超量酒花达到丧心病狂的酿造工艺。酒精度:8.5,麦芽度:未知(估计15左右)。

外观:黄棕色,泡沫丰富;气味:酒花喷薄而出,柑橘香气四溢;酒体:浓厚有如世涛,杀口感明显;滋味:第一口刚啜进嘴,OMG!太疯狂了!酒花如同香槟一般在口腔中爆炸,高达100IBU的苦味霎那间从齿间灌入舌头喉咙直达食道,布满整个口鼻腔,甚至会有一股苦味从双耳散发出来。酒花劲头一过,麦芽味接踵而来,先苦后甜,回甘味让人情不自禁再想自虐一把酒花的苦味。难怪命名“毁灭”,简直就是为啤酒私享家的感官自取灭亡而定制的。不知为何,在品味这款酒的时候,想起才看过的《疯狂麦克斯》,感觉十分贴切。没有虐过酒花的苦,怎么会爱上手工啤酒?这款在Ratebeer上接近满分的帝国IPA,值得一尝。

Stone Ruination 2.0 Double I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