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Blogging

更新

其实早已忘记当年Blogging的初心,一晃16年。

伟大的Wordprss已经迭代到了版本5.1,终于下定决心来做这一次从3.9之后的升级。在后台想直接升,试了几次,一整天的时间都没法解压缩升级文件,最后还是不得不拿FTP,按照经典的三步升级法顺利地完成了升级。这也是我认为Wordpress伟大之一,功能强大而维护简单。

5.1之后的Wordpress带给我最大的surprise应该就是现在用着的编辑器,那个简陋的编辑框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当年为了提高撰稿流畅的体验不知用过多少个第三方编辑器),新的应用是“区块”。从目前纯粹的使用来看,对于编辑不同属性的内容应该会更方便和快捷。

开车从科尔瓦多回塞维利亚的高速路上看到草原上一头公牛的剪影雕像

然而即使如此好用的Wordpress依然无法挽回曾经那些Blogger们的写作热情,碎片化、速食化、声像化的文化消费浪潮席卷的不仅仅是这片地区。就我个人恐怕更在于目标的迷惘,为了什么而写?为谁而写?写的意义何在?等等问题,让我基本丧失继续Blogging的动力。不至于Blogging,包括两微以及那些不可描述的socialmedia,都有一种无话可说的厌倦感。我很清楚这与所谓的“佛系”无关,反而是一种焦虑的情绪,一种理想主义破灭之后无处可去的焦虑。

正如那天看到新周刊公号上post的那篇《地球上最伟大的一场演出》,我的留言是我们生而逢时也生不逢时。在那个理想主义者狂欢的年代,我们有幸成长其中,然而不幸的是我们后知后觉。曾不切实际地幻想,如果年少时逐金多好,这样年老时再来逐梦。哈!这当然是虚妄,说不定也有多金的同龄人做着跟我相反的幻想呢。

斯里兰卡哈普特勒火车站

前段时间在某个不可描述的socialmedia上与欣欣相遇,他惊讶于我还有Blog的存在,而他现在可能更喜欢在知乎上做老师吧。我只想在Blog里找到自己的inner peace,尽管这看上去多么的虚无。

分类
Blogging

羊年大吉

分类
Blogging

来自手机的问候

分类
Blogging

来自手机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