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Blogging

来自手机的问候

Hello! World!

IMG_0579.PNG
我绝对承认自己是个特爱折腾的人。当这个Blog开始一年一度长满野草的时候,由于厌倦了Godaddy的各种不便,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仅迁移了站点,还迁移了域名,终于落户到现在这个地方。原来看中G+里某人推荐的一个新锐服务商,性价比也符合我的期望值,可惜必须越墙注册和支付。这也就罢了,Godaddy也是经常会受到如此待遇。但偏偏挂上了威劈恩支付就失败,所以只好忍痛割爱。巧合的是收到一封来自N年前注册过的一家威劈恩服务商的Promotion email,价格十分诱人,条件也不错,试了一下速度还蛮好的,所以就把这个勉勉强强存活了近9年的Blog安顿在这里。反正过程是很折腾的了,相当于重温了一遍WordPress程序及数据库知识。还好,所有的内容都还在。

今天在推上看到一位姑娘征友,说不看照片,只看Blog。老去的脆弱心灵受到了小小的刺激,我以前不也是鼓吹通过Blog看人品的么?那,我重新做人吧,噢,是重新做个Blogger。从今天起,砍柴喂马,写写字。

在手机上Blogging还是挺方便的,至少发个图片容易多了,省去了在PC上倒腾的麻烦。好吧,附上一张本机尊荣以示欢迎。欢迎回到Blog World!

分类
Thinking

NGO+斯德哥爾摩癥候群

兩個風牛馬不相及的主題被我組合在標題裡,祗因昨天我的推圈上滿是關於一項捐款的討論,一直延續到今天依然Tweets不絕,本想也摻和幾句,碰巧正好看到一篇被四處轉載的舊文,也勾起了我的嘮叨欲,所以干脆就合起來一起說說好了。

1. 記得在杭州參加年會時,一幫人閑聊的時候我曾提出過在大陸最好不要打NGO的旗號,畢竟這個稱謂比較敏感,容易挑動專制權欲膨脹之人的神經。倒不如借用NPO的名頭,盡管兩者的實質確有不同,然而在具體的事務和運營上是可以模糊掉兩者間定義上的界限的。如此既是一種自保的方法,也是一種靈活的發展策略。如果成立某某基金會或某某組織在程序上比較麻煩,不妨成立一個某某培訓中心或某某服務中心更妥當一些,依我個人經驗,此類機構在受工商管理部門和稅務部門的監管上,至少相對於公司而言要寬松得多。

2. Web2.0的應用已相當普及,投身於NGO的朋友其實可以多考慮借用Web2.0的概念和技術,比如“虛擬組織”、“社會化網絡”、“微支付”等。其實像祈愿行就是一個很好的平臺(但我很奇怪為什麼它未能得以廣泛應用),左拉同學也在這方面也作出了一些范例(盡管不乏質疑)。“無組織”有時比“有組織”或更有效率、更易存活。

3. 請注意看斯德哥爾摩癥候群的特征或產生的四個條件:生命威脅、小恩小惠、信息隔絕、無處可逃。可以說在目前的環境下,不想成為這一癥候群的一員,完全能避開前兩項不現實,除非綠卡或國外護照在手,否則企圖“越過瘋人院”也的確困難,唯一可做的就是盡量獲取更多的信息,與更多不同的人進行交流,如此或能維持自我獨立思考的能力,即使在身體被“綁架”的情況下,思想也不至於完全被“綁架”。

分类
Enjoying

小礼物

虽然考完了试,但还是很忙,总之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现在是在陪家人旅游,毕竟A国的VISA不好拿,能来一趟不容易,理所应当我要陪同旅游的。今天是到了大瀑布,天气不理想,有雨,风大,气温降到了10度左右,晚上也就不外出泡吧了,安心在酒店里上网,于是有空来宣布一个好消息:

鉴于本人Twitter更新超4000条,好友发搂达350人,特惠Twitter好友明信片一枚,扫描件可见首页的侧边栏,或直接访问这里,皆为本人于去年圣诞之际在UN总部所购,当时囊中羞涩,因此仅按个人对该宣言其中条款的偏好,挑选了这几张而已。因此, 名额有限,只好First come, first serve,原定5枚,因感念某同学给我提供了这个Blog空间,在Facebook上又给我送了礼物(再次感谢,有心了!),因此特预留一枚(UN-05)送给他,除非他主动放弃或让我转送别人。

方法:请D我你的邮寄地址,中文即可,以及明信片的编号。如对某张编号的有不谋而合者,还是先来先得,我只能依次类推。不好意思,对由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我的Blog圈中之人也大都是我的Twitter好友,一般也会被我所follow之,因此走过路过的朋友不必在此留言索取了,虽然我也很感谢对我这个久久不更新的Blog的支持。

分类
Blogging

低俗ed

也許是自己身在異邦的緣故,長時間以來對GFW不大敏感了,在升級Firefox到3.0之后,拋棄了用了很久的Tor擴展,所以若非昨日良雅問我,我還真不知道我這個Blog在國內已經不能正常訪問了。不甘心的向推友們求證,果真如此,再跑到雙葉那里一看,9號就被封IP了,難怪昨天在后臺看到統計的訪問量大幅跳水呢,我可真是后知后覺。

雖然準備寫游記的興致因GFWed而大減,不過倒沒有感到任何的沮喪和失落。在我看來,這很正常,我也相當的理解為什么偏偏選在這個時候借“整頓低俗網站”之名大肆封殺有異見的Blog。觀察中國的歷史,只要是統一時期是不會有多元社會存在的,與“主流”或“主體”的政治思想、文化傳統有差異的任何東西皆被視為“異端”。經濟繁榮加上社會穩定時期,“異端”可以在一定范圍內茍且,但如果是社會轉型期,或經濟衰退期,“異端”是毫無疑問要被打壓和封殺的。從古到今,這樣的Case屢見不爽了。至於“異端”的“死法”,南橋老師的比喻非常之形象。

早先是要求“備案”,也試圖搞“實名制”,因此將來如果對每個Blogger都要驗明正身後頒發一本“良民證”,要求須“持證Blogging”的話,那也是不足為奇的。但愿發下來的“良民證”不要搞得像菜頭的“處男證”那麼難看就好了。

還是不得不要對經常Web訪問這個Blog的國內朋友說聲抱歉,給您的正常訪問添麻煩了。不過通過RSS訂閱應該是OK的。如果這條路也不通的話,我祇好像小踢學習,也在國內的BSP上開個鏡像好了。當然,換IP是個辦法,不過又要麻煩雙葉才行,而且也不見得是長久之計。誰讓我們被當作“低俗”的一群呢?

OK,低俗ed就低俗ed罷,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