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Edu2.0

Transform Not Transfer

这两天学院热火朝天地举办教学软件比赛,实质上是教学课件比赛,为此还请了专家来做评委搞培训。一年多前,曾针对这样的活动撰文批判过,如今自己却成了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不知是不是一个“反讽”。其实在预赛结束的总结会上,也做了类似的点评,不过仅限于技术性和艺术性的层面。今晚静下来又思考了一下,感觉还是有些问题没有讲清楚的。偶然看到Gmail里订阅的Stephen Downes邮件列表中有一篇文章,颇感共鸣(改天有空好好翻译一下,N久没干过的活了)。确实,无论是所谓“单机版”的教学软件,如PPT,Flash,还是所谓“网络版”的教学软件,如课程网站,视频网站,需要考虑的不能仅仅是把教学内容搬运到一个新的教学环境上,而是要更多地考虑如何改变由此而带来的教学方式。

不过,Stephen有更深的认识。他说当我们在教学时,应当思考的是如何改变学生而非传递信息,真正的教学是

You are helping students become something, not acquire something.

诚哉斯言。

分类
Edu2.0

寄语

上个学期教过的传媒策划与管理专业的学生准备出一本班刊,请我给他们写一篇创刊寄语。我可是从来没有写过这样的文章,颇有些为难。也是磨蹭了许久,某天偶然想到了Stephen Downes的“Things You Really Need to Learn“,于是改头换面了一下,也算是我对学生的一个期许罢。

谢谢受邀为大家写下这篇寄语。其实在提笔的时候我一直在纠结,不知道该写点真话,还是该写点客套话。写真话会打击大家,写客套话又显得是敷衍。在征得编辑的同意后,我还是决定给大家讲些真心话,也许比较刺耳和不合时宜,但应该比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要好吧。
从我给学院第一届大学生授课伊始,就不断地听到很多的抱怨,对老师、学院、社会甚至包括对自己的同学。我理解这样的抱怨,在大多数时候,在教师和父母的眼里,大家经常都是错的,很少有对的,于是便容易把挫折、失败归因于外而甚少能够自我反思。大学是有别于过去中小学的人生阶段,然而它却不是各位的避难所,如果还是为了自己各种不好的遭遇找借口那只能叫做愚蠢,因为这丝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大家请认真思考一下,对于自己,对于父母,对于这个社会,你的价值是什么?可能你认为自己非常聪明也非常能干,但假如你无法确信自己可以运用这些智慧和才能,那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就像你拥有一辆超豪华的跑车却没有驾照一样,而老师正是希望借助大学的资源和环境,帮助你能够拿到驾照并学到技能。当然了,这其中既有每个人选择的问题,也有每个人发展的问题。你想驾驭好一辆车自然要付出勤奋和努力的代价,持续的学习、实践和提炼。这是你的权利,你也可以放弃,但你必须明白放弃的后果会是什么。然而作为大家曾经的老师,我要告诉各位,你要捍卫你的权利,尽管没人会反复教训你们,也没人会拿鞭子抽打你们,如果你不想未来挣扎在社会的底层,你现在就要为你的自我价值负起责来。
这世界没有哪所大学会开设这样一门课程,教会如何生活得有意义。如果有这样的课,那十有八九是骗人的。因为在追求所谓的“成功”(有钱+地位)的过程中,不管你是不断遭遇失败还是慢慢接近目的,你会发现距离有意义的生活越来越远,于是你会经常的迷茫和焦虑。那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我个人观点是,先去尝试做你喜欢做的事情,把它做到你能够做到的极致,如果这事能成为你将来的职业,当然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能,那再去选择你适合的工作也不迟。这与旅行颇为类似,先到你最想去的地方,然后再到你应该去的地方,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后悔。
所以,我衷心希望做这份班刊是大家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是的话,大家早就该做起来了,现在做不能不说是有点太晚了。尽管如此,也要比什么都不做要强很多。因此还是要祝愿大家把班刊越办越好,为自己的大学生涯积累一笔不菲的人生财富,并且能够把这笔财富传承给下一届,由此各位的青春会少去一些遗憾,我相信!

分类
Edu2.0

中国大学的创业教育只是个传说

延续昨天的话题,说说两个方面。一是网上流传李开复回美国演讲时有提到“中国校园目前是培养不出真正的创业者”,且强调“现在所谓的在校创业和毕业创业是对学生的严重误导”云云。不用说都明白这里所说的“中国”特指大陆地区,因为李开复的演讲是解释他为什么要在大陆开办“创新工场”,既不是他的出生地台湾,也不是国际化程度更高的港澳地区。二是我在昨天的文章里讲到的“國內的大學教育體制有問題,在對大學生的創業指導上本末倒置,有些做法更是動機不純”。先列出几个我所知道的情况:

1. 上周我到某国家示范院校学术交流,有位参与“就业与创业”这个国家级课题精品课程的老师在谈她的课程设计时,先给出了这么一番话:“创业教育是为那些找不到工作,求不到职的学生而设计的,所以我们这个精品课程重点是放在就业教育上”。借用当下一句网络流行语,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创业教育只不过是个陪衬的“扶贫教育”!不过回头想想也是,国内有多少所大学不是把创业相关课程放到最后一个学期来上的?这些课程有多少不是交给负责思想政治教育的老师或党团干事上的?

2. 我认识三个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学影视技术专业的,毕业之前就打算合伙自办设计工作室,有个小伙子还为此放弃了进入电视台工作的Offer。毫无疑问,他们的这个创业行为得到了院系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赞扬,甚至还为此上了媒体作了报导。但是,接下来就遇到了很多的实际问题。比如怎样注册公司,怎样办理税务登记,怎样申请政府补贴,怎样向银行申请创业贷款等等,居然全校负责创业教育工作的人,从上至下没一个是知道怎样去指导学生去办理的。

3. 现在有不少学校与劳动部门合作在校内开展什么SYB之类的创业培训,我看过培训教材和教学设计,内容上无非是一些市场调查和分析、企业内部管理、营销策划、财务管理的常规理论,教法上也就是搞一些角色扮演、模拟仿真的拓展游戏,而且也就一到两周的培训时间,我真看不出会有多大的作用和效果。如果是公益性质的给学生传播经营方面的知识,启发学生的创造力也就罢了,问题是参加此类培训的学生要额外交钱的,而且培训费据说也要好几百大元,对很多学生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4. 有个别学校为了完成所谓创业率的指标,让辅导员对即将毕业的学生进行家庭背景摸底。凡是父母有钱家庭富裕的学生,就动员其向家里要钱做生意,如此算作创业案例,至于有没有实实在在的创业指导就不得而知了。

归纳以上几点,各位应该不难理解开头那两个方面的问题。创业教育在目前国内的大学里的的确确相当于是个“传说”,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徒有形式和口号。我理解的创业教育应该基于这几点:

第一,创业教育首先是创新精神的教育,是引导学生培养多元化的价值观和独立思考的批判性思维,先把学生从应试教育的框架下解放出来,改变学生从被动学习转向主动性的探究学习。

第二,创业教育也是商业教育。从幼儿园到高中,经济方面的课程是缺位的,即使上到大学,非经济类专业也鲜有开设与经济有关的课程。所谓的“商业头脑”并非天生的,但凡有创业经历的人都知道,不懂基本的商业运作肯定会在起步和成长阶段吃到很多苦头。因此,要做创业教育也得先从商业教育入手,起码的经济学原理、商业业态、管理基础知识要掌握。

第三,创业教育必须先于就业教育,在观念上成功创业要高于成功就业,即使创业失败的人也要比谋个职位的人更加赢得尊敬。创业教育所要培养的是既善于自我管理和经营,又懂得如何管理和经营别人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哪怕囿于各种原因不能实现创业梦想或者创业受挫,放到任何一家企业都会是备受欢迎的栋梁之才。

其实国内还是有些大学在尝试新的创业教育模式,但同时招致的非议也不小,如温州大学的这个事例。虽然我无法判断温州大学做法的对错(因为缺少学生方面的情况反馈和数据统计,仅凭家长、社会人士的数面之词不可能就下定论),然而我是主张在没有成功先例的参考下尽可大胆实验和创新。创业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创业”过程,如果创业教育也搞成教科书式的传统教育模式,那创业教育不仅是个“传说”,更是个笑话了。

分类
Edu2.0

又是一年的新學期

暑假過得很快,身體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可是心情卻還沒從放松的狀態里激活起來,所以在新學期的這兩周時間里時不時地受到焦慮癥的困擾。

開學自然是一大堆的事情,新生報到接待自然是其中的最大件事,系裡為了萬無一失,全部老師都被派上陣,且事無巨細的接待安排,比如連繳納學費的點也專門指定了兩個老師負責看管秩序。兩天的周末從早八點到晚九點,不間斷的堅守在新生接待的工作崗位上,而偏偏那兩天又是非常高溫的天氣,攝氏36、7度,盡管是坐在樹蔭下面,可依舊是全身大汗淋漓,熱得人是頭昏腦漲。

看著一個個坦露著青澀表情的新生,思緒總是不可避免的回溯到20年前,當年的我也曾經拎著被褥行李和皮箱,乘坐一天一夜的火車,千里迢迢,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所陌生的大學來報到,那時的心情是充滿著激動、 迷茫、憧憬和離愁,看看漸已發黃的舊照片,神態又何嘗不是一樣的青澀!當然了,那時候是不會像現在大多數學子一樣有家長陪同來報到的,所以,當看到那些家長幫我們的新生手提背扛的拿東西時,也總免不了的會產生今不如昔的想法。

在我和兩個專業200多名新生的首次見面會上,我的Speech開頭本來想說“相信每個同學都懷抱著理想邁進這個大學的校門。。。”,但是,我忍住了沒說。在大學教書的這幾年,沒有思想、缺少靈性的青年學子見得多了,有夢想和追求的,少之又少,就算有,到了臨近畢業之時也基本上也全無激情。如果非要做個比較,現在的大學生可能會比20年前的我們都聰明、能干,在許多方面都很出色,但可能比較不足的,恐怕便是少了那一份理想主义。

是不是物質生活越豐富,精神生活就越匱乏?

是不是娛樂方式越多樣化,就越找不到快樂的本源?

阮一峰感嘆:“在這里,你終究會真正地失敗”。我能理解,盡管不是100%的認同。畢竟,我相信人性的光輝中,理想主義始終是抹不去的那一道亮色。因此,即便是在滯後、僵化的現行體制下,即便這樣的體制最多祗能培養出倒模一般的機器人,我認為還是會有另類的學生,有自己想法和追求。所以,我會盡自己所能去進行一些實驗,為的就是營造出一些機會,激發出那些有理想萌芽的學生的熱情,讓他們有一個可以肆意發揮的空間。

當然,我不期望會收獲什麼成功,祗要有人在做就好。本來,理想主義者更看重的是踐行的過程,而非所謂有意義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