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Edu2.0 Thinking

Why Edu2do?

前段时间就从Google Reader里看到订阅了Leo这篇文章,不知彼时忙些什么,只是匆匆看完之后在心里留下了印象,却忘了和益学会的成员分享。后来因为YO2的宕机,暂时无法正常浏览原文。再去浏览的时候,Francis已经和Leo在Comments里进行了一场颇为精彩的对话。隔不久,Danny把文章和留言一并转帖到了论坛,并迅速了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他同时也就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大致上把我想说的也都说了。反正Danny也希望大家表达一下自己对于益学会的愿景、使命和定位的意见,结合Leo的文章,我也就信口开河一下吧。

Leo可能是第一个对益学会公开提出”批评”的人,提出的意见既很深入也广泛。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起码说明益学会得到了别人的深度关注。我们每个人都习惯于看到自己的优点而非缺点,当别人指出我们的优点时,可能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当别人指出缺点时就很难得了,尤其是在有依有据的分析基础上就更值得研究和学习。我相信Leo并非是全盘否定益学会的工作,而是希望它改进。根据我个人总结Leo在文中的核心观点(总结起来挺吃力的,或许我个人的理解能力有限吧),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 翻译的质量不高;
  • 翻译是多此一举的事,想获取国外教育资讯的人必须具备英语阅读的能力;
  • 没有顾及读者,或阅读人群的想法;
  • 与其翻译别人的东西,不如自己开始实践。

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我作为益学会成员之一,应该从自身做起,努力在最短时间内达到以下目标:

  • 考取专业八级,拿到国家教育部高级翻译证书;
  • 不翻译,只引用,并在引用时强调”无英语阅读能力者请回避”;
  • 没有用户要求翻译的内容绝不自行翻译且发布出来;
  • 买一个数码相机,配置好一个麦克风,注册好看簿并成为其重度使用者。

我想,若能做到以上几点,基本上可以和Leo的价值观匹配了吧?

然而,假如我真的这样去做的话,我又会陷入到极度的困惑中:

益学会是个正在Startup的商业项目吗?

包括译言在内的国内其他志愿翻译站点,翻译的质量都很高吗?都调查过用户需求吗?都自己在进行着与翻译内容相关的实践吗?

我既不是要靠英语过生活的人,也不会去从事教育学的研究,我有必要把自己变成专业的翻译人员或教育学专家吗?我只不过把我感兴趣的东西翻译出来,分享出来,如同我这个Blog一样,不追求有什么商业价值或经济回报,不同读者的需求对我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用上所谓Web2.0工具的教学才是先进的教学实践吗?没有电脑机房和网络,老师和学生都买不起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怎么办?

那么,回头来思考一下益学会的”为什么”吧。

参与者都是无报酬的志愿者,如果说他们是”自私”的话,为什么还要继续地投入做这样的工作?为什么还有新的志愿者加入到这”自私”者之列?

Leo的英语水平自然没话说,假如国内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有Leo的英语水准,自然没有益学会存在的必要;为什么国内的教师们都不愿意学好外语呢?为什么不学会外语自己去看国外的资讯呢?为什么国内的师范教育不直接用国外原版教材?

OK,我想以上的为什么应该可以很好地回应Leo的批评。益学会是一个纯粹的NPO,只要有志愿者,就会有读者,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沦落到”翻译公司”的田地;每个志愿者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众多的志愿者提供不同的内容源,自然会覆盖不同的读者需求;益学会不是”教师”的角色,只是个平台,不仅提供资讯,也(将)提供实践平台,这里没有用户手册和行动指南,只有思路、想法、理念、方向,有用者自然会用,没有必要强求;从事教育的人不一定非得以教育为职业,每一个人都可以为教育贡献自己的才智,在益学会里没有什么教育管理者,教师或学生的角色区别,每个人都是生产者与消费者,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双重身份,这才是真正的”2.0″学习与教育。

我向往自然成长的力量,益学会就是一个完全依靠自然成长起来的”自媒体”。只要大家都认为自己在做着一件对的事情,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并为之持之以恒的付出,一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有生命力的。

分类
Edu2.0

教师的改变

我从未就益学会的主站--教育中文项目上的文章进行过评论,盖因自己还从未在上面发布过译文,only a Witness not a Participant or Contributor, 至于Proofreader就不好算数了(个人自我评价,各位Member可别当真哦),没有亲身翻译的东西要加以评论自己会有”隔靴搔痒”的感觉而无从置喙。但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要成为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国家,你需要练习求异思维“,令我十分触动,不由得有感而发地说上一说,为此还特地找到了原文加以对照,以免误解作者的原意。

我所要评论的主要是针对文中有关教师的那个部分。因为我认为彻底地从教育制度上改起,才能直接有效地使整个教育状况得以改善。然而我们不可能去奢谈教育制度的改革,甚至于指望学校管理的改革也是不太现实的,那么对于广大教师来说,改变自己,从自身做起,恐怕才是现实而有效的。当然,改变的激励因素无法期盼来自教育管理层在精神和物质上给予体现,教师们还得从自己所从事的教育事业的责任心与使命感来实行自我激励。或者说,为了实现个人的人生终极价值来推动自己的改变。

“……教师必须让重复(知识)和教条(主义)给自由思考让路。教师们必须帮助学生培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
“教师们必须相信每一位学生都有创造潜力,他们必须知道如何促进创造力,还有--更重要的--知道不做什么(会阻碍创造力的产生)。……..”
“--必须改革教师培训。首先,教育必须以学习者为本,而教师的角色必须从权威不得挑战的知识来源转变为更为独立的帮助学习者。
--根据新的教师培训,学校的老师需要通过课程、研讨会和学习圈得到进一步培训。比如,教师需要学习如何促进和激励创造性,如何不妨碍自己的学生(发挥创造力)。
--教师们应该是创造良好团队学习条件的大师,在这些条件下,创造力可以在各种思想、体验和态度等交汇中繁盛。顺便说一句,团队工作是当今每一个现代化企业都需要的工作方式。
--教师们需要独立于教科书,这样他们可以富有创造力地使用课本,教学上也有更多的灵活性。通常,其他教学资源更有用,比如普通图书,报纸,期刊,互联网等等。
最重要的,所有学校和教师需要对其终极目标非常清楚。是教学生做老师希望他们做的事情还是让他们为未来作好准备……”

不得不承认作为教师--学生的过来人,非常清楚自己所曾经接受过的教育是什么一回事。自己做学生的时候被考量的是再现知识的能力,自己当老师之后又受到某些教学管理部门条条框框的限制(比如我们学院教务处在此次期考前就规定所有开设了同一学科的专业必须采用统一的试卷进行考试),如此经历和环境下,教师的创造力从何谈起?学生的创造力又从何谈起?

因此,教师不如先尝试培养,或者恢复自己的创造力。

How to do that?

从事大学师范教育的庄秀丽,高中数学教育的伍岭,小学科学教育的吴向东,这几位老师都是在不同领域,利用互联网工具锻炼自己,同时也在培养学生创造力的践行者,我想仔细观察和研究他们的作法,或许可以帮助各位教师获得启示。

顺便在此也小小地广告一下,益学会最新提供了Google的自定义搜索,各位不满足传统教育现状的教师可以透过它来寻找有用的资讯。当然,请别指望翻译过来的文章能直接告诉你该怎么做,但是我相信其中的很多内容会让你知道可以做什么,或者,可以尝试着来做些什么。体验与尝试是最好的创造力培养方式,如果只是Follow others,又会回到自己做学生时的原点了。

分类
Edu2.0 Enjoying

教育会议日历和OLDaily翻译

QienKuen之托,写了篇宣传稿,经Danny修改后发布了。对于”教育会议日历“的作用,文中已作了充分的介绍,在此就不再赘述了,想说的是自己的一些心得和感受。

1. 国内不少行业协会的网站都开辟有会议信息的栏目(如中华传媒网的”学界动态“,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展会”等),但我从来没有在国内任何一家网站上发现有类似的教育业内会议信息集散地,不知道是不是教育界的会议通常喜欢”偷偷摸摸”地进行,还是”山头主义”泛滥,谁也不买谁的帐,或者是个N多教育网站都没有看到的”盲区”罢。

2. 我跳入教育界后受惠于行政职务的身份,时常也收到一些会议通知,基本上皆与利益相关,如订教材、做培训、买软件等等,鲜有以学术研讨为主的会议;有些完全就是旅游性质的会议,就更让我索然了。

3. 也确实参加了一些会议,但是会议的形式和话题实在是不敢恭维,直让人昏昏入睡;另外,我也从未见过到有哪次的会议提供了丰富的网络应用服务的;至于把讲话者的DOC,PPT文件直接扔到网上的方式,不用我多说大家也知道是多么的拙劣。

4. Danny构想着”教育会议日历”将来可以”包括国内的在线、现实教育会议信息“,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我更愿意是前者,即”在线的”,因为对”现实的”,尤其是”官方的”、”商业的”教育会议没有多高的期望值。

5. 国外的会议信息有来源了,可也是一份DOC文档而已(记录至2009年的部分时间),期间难免不会有新的会议,这又如何获知呢?仅依靠OLDaily似乎也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而国内的会议信息又如何汇集?谁可以成为Clayton R. Wright(国外教育会议文档作者)? 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个技术上的平台予以支撑,最好以被动搜索和主动提交相结合的方式开展。

另外,此次有幸受Yesen之邀参与了日历中07年11月份会议的审校工作。在审校中,我发现有些翻译上的问题值得提出来与大家分享:

1. 会议信息的句型大都比较精简,直译过来的话恐怕不宜读懂,因此翻译者最好在译完之后自己多看几遍,看看到底通不通顺;

2. 会议地点很多是在一些著名的酒店,如喜来登、凯悦、万豪、洲际等,翻译者最好都能够了解,或者Google一下,如果贸然直译的话,容易闹出笑话;

3. 建议人名最好保留原文不译;至于地名,如果是经常见诸于大众视野范围的,应该按其约定俗成的名称翻译,如旧金山、费城、圣何塞(硅谷)等;如果不是常见的地名,为了避免引起歧义,不妨保留原文,当然查询之后如果能附加地名的译注就更有助于读者的了解了。例如我在7月11日OLDaily的第一则里就花了很多时间和很长的篇幅来介绍文中提及的地名及其相关介绍和链接,这样一来,读者即使不去查看原文来源,基本上也都获取了全部的信息。何况,经过自己的查询也能够极大地丰富自己的知识。

4.对于一些专有名词或缩写,最好能给出译注,以免增大读者的阅读难度。译注一般通过查看原文与Google搜索相结合。值得庆幸的是,英文版维基百科现已解封,大多数专有名词或缩写皆能从这里找到。不过今天翻译7月17日OLDaily的第7则遇到的”SJ “倒给我制造了一些麻烦,因为原文是篇学术论文,本身就难读懂,而且用Google直接查” SJ “的话,出来的信息全部是牛头不对马嘴的。最后还是得认真钻研了一下原文,弄明白了其含义,然后根据其含义的关键字再回到Google查询,这样结果才出得来。

5月份之后因为出国和事务性工作太多,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写写”有用的OLDaily”系列,未能及时记录自己翻译过程中的体会和感想,不免有些许遗憾。有时候真想卸下管理者的担子,专心地朝着”专家型学者”的方向发展,可是又不敢有负领导的重托,而放眼望去,可以在短时间内培养的接班人又没有,因此只能自己肩负着若干个瓶瓶罐罐蹒跚前进。对于教育翻译项目的团队成员真是有说不完的”Sorry”,真是有劳各位多担待了!


Technorati : , , , , , , , ,

分类
Edu2.0 Enjoying

七七会议

周六下午3点到5点在Skype上开了个教育中文翻译项目的团队会议。我刚好是碰上好友洪波搬家,因此帮完忙赶回家中就不免迟到了一小会儿,让各位团队成员久等了。

Danny先讲了一下项目的发展现状以及亟需解决的问题,经过大家的积极讨论,确定了以下几个行动部署:

1、设计LOGO;
2、设计主页 (www.edu2do.com)
3、统一BLOG的视觉外观和FEED交换
4、编写各个项目的介绍

虽然没有我的份,但我想出出主意还是可以的。不管怎么说,这一年多来,教育中文翻译这个项目是我除了自己的Blog以外,参与得最多的网上活动,不光是兴趣,感情也是有的。作为一个虚拟组织,能够顺利成长了一年的时间,不但积累了较为丰富的成果,也不断地在扩大影响范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参与,不可不谓之”成功”。其中,团队中人的作用是比较大的,协调员Danny的组织和行动力很重要,也很关键;当然,一群高素质的团队成员的热情参与,也逐渐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动力推动着整个项目向广度和深度进行扩张。我想这或许也是让我如此投入进来的因素吧。

Danny发帖征集项目的中文名,确实,也是时候了。除了内容和团队以外,渐露峥嵘的项目也急需着手品牌建设的。我个人比较倾向小容给出的”益学社”一名,简单易记,与项目的内容和宗旨有关联,而且通过网上搜索,没有发现雷同的称呼或名号。不过在讨论会中有人提出”社”一字给人感觉有”帮会”嫌疑,我只是觉得南方人不好读这个字,读起来也不好听,不如改作”益学会”更琅琅上口一些,而且也可以牵强附会的影射”一学就会”,何况”学会”一词是大家都了解的概念,而正好本项目与教育相关,因此”益学会”在这点上似乎更贴切一点。当然,读起来也会有让人误会为”医学会”的不足,那就看哪位高人能带出一个更妙的名字了。


Technorati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