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Web2.0

微波照耀中國

當新浪踩著飯否的“尸體”推出微博,接著網易、搜狐、騰訊,甚至鳳凰都紛紛加入微博大軍,我知道,國內原來那些最早一批的twitter追隨者們,即使還沒倒下,也不會再有更多的生存空間了。Microblog就像曾經的Blog,當遲鈍的門戶網站尚未反應過來之時,嗅覺靈敏的小魚小蝦可以熱熱鬧鬧一場,甚至搞得來天使、風投或N度融資,而一旦門戶插入進來,不是嗚呼哀哉就是茍延殘喘。這就是把“創新”當口號喊得震天響的神奇國度,我除了說“感謝國家”之外還能說些什麼呢?

是,我還要感謝以下推友:

感謝@ecvip,從網易微博發邀請給加入;感謝@Fenng,在twitter上播下搜狐微博的邀請鏈接被拾獲;感謝@ooof,一個不小心就撿到了送出的鳳凰微博邀請;感謝@ivane,把他僅有的兩個騰訊邀請送給了一個。至於新浪微博,乃自己申請得來,感謝自己就免了。

OK,小結一下以上被點名的門戶微博:

1. 都使用“微博”一詞來代替Microblog的中文翻譯,二級域名也都使用t字頭,看來“微博”+“t.domain name”已成國內Microblog的行業標準。但我始終覺得“微博”實在拗口,比“博客”更令人莫名其妙。雖然意譯起來估計有點啰嗦,但即使是音譯,“微波”或者“脈搏”至少比“微博”形象得多,不信把網站名字串在一起稱呼一下,應該會響亮得多吧。

2. 騰訊割掉了“滔滔”也隨大流地換上了微博,風格和功能上如同祖宗twitter下的蛋,祗是不能替換背景。目前在測試階段并沒有循例開放給定期進貢的會員。但更令我費解的是,following在騰訊里被當作“收聽”,follower則為“聽眾”,干嘛不叫“收看”和“觀眾”呢?難道要轉型做Audio Tweets麼?但最讓人惡心的是,居然每條推下面有個“舉報”的按鈕,這不是鼓勵大家來作惡嗎?!我看騰訊微博可以更名為1984微博好了。

3. 網易微博在字數上有了“創新”,不搞140,而是163,很有個性的范兒。可替換背景,在發言框里直接插入圖片,再多的賣點至今還沒發現。

4. 搜狐微博還是放不下門戶的架構,看它的首頁便知,很明顯它更在意的是做內容上的聚合,不論是打什麼樣幌子的“微評”、“微群”、“圍觀”,感覺是“借用”了@zhengyun曾經的“玩聚”的Idea。有一點值得肯定的是搜狐微博支持RSS灌入,除此之外祗有新浪微博可以關聯博客。另外,它也支持發圖片,不過更神奇的是它不限字數,祗是對於超過140個字的推自動截斷,點擊截斷處的省略號還是能夠看到完整的推。

5. 新浪微博可以算得上是國內門戶微博當中的“老大”,除了推出早以外,人氣和流量自然也不在話下,當然可以說是仰仗了其已有龐大用戶群的博客。但功能上倒是可圈可點的,比如發言框里可以插圖、插視頻、插音樂、插表情,另外把標簽巧妙地用插入話題來代替,比較照顧低段位用戶的使用習慣。設置上基本與twitter無異,甚至在個人信息還可以輸入更多內容;可以更換多個系統自帶模板,但不能自換背景圖。此外就是順帶地提供了一些插件,如IM的連接、瀏覽器插件、網站掛件等,看得出這是仿照了國內那些成為“前浪”的獨立微博們的應用。

6. 鳳凰微博與其博客一樣,都是看準了三大門戶網站做得有聲有色之後便趁勢跟進,典型的一個“跟屁蟲”,與其在辦電視節目上的創新精神完全不相稱。既然是后來人,鳳凰微博自然就可以拿來主義或者搞搞新意思,看發言框便知:插入話題、插入圖片、發起同城活動、發起投票,明顯的SNS口味。設置上的功能就乏善可陳了,反正鳳凰網在技術上向來就不咋地。

顯然我是不知道搞出這麼多微博有什麼用,對我來說,一個twitter就夠了,其他的無非是應個景、占個座而已。我也明白門戶網站大干快上微博的同時會給其他獨立的微博帶來滅頂之災,但正如任何壞事也不一定總是帶來壞的結果一樣,門戶網站的微博至少可以起到普及的作用,推動起新一波自媒體的狂潮。而且以Microblog輕巧、靈活的信息發布方式和流動性大而快速的人際連結系統,應該要比之前的Blog更易擴大用戶規模和影響范圍,尤其對那些在Blog大潮里錯失揚名立萬機會的人,或者twitter被墻之後無心翻墻的推優,又或者存心要把小鳥精神在山寨版上發揚光大的推神,占領越多的微博,特別是這幾大門戶的微博,儼然要比從前當一個Blogger威武得多。盡管信息的監管會一如既往地把若干個字段變成敏感詞,各個門戶微博的維護人員值班不已刪帖不已,祗要越來越多的人掌握了如何利用一個平臺來放大自己的聲音,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見證到奇跡的來臨。

分类
Web2.0

免费VPN推荐之Astrill

俗话说:“翻翻更健康”,原来习惯用火狐戴套来做运动,但始终有那么一点不够方便利索,于是顺应潮流爱上了VPN。可毕竟翻墙运动不是我每天必须的功课,花钱买一个Account目前没有太大必要,因此就到处扒拉免费的VPN。所谓已所欲者,乐施与人,先和大家分享标题所言的Astrill

总之使用是很简单的啦,先到这里注册一下,注意邮箱和密码是用来登录它的客户端的,最后一条是输入邀请码,这才是我要特别拿出来分享的东西:

ASTRILL-BETA-D82E3-NMELH
ASTRILL-AVINASHTECH-0AA1-KH6LM
ASTRILL-WEBTRICKZ-6E16E-NF3D3
ASTRILL-GHACKS-32140-MMTGK
ASTRILL-MEGATECH-B242-KRRA7
ASTRILL-WEBTRICKZ-6E16E-NF3D3
ASTRILL-FREE-E046-G67H4
ASTRILL-VPNGIVEAWAY-A448-PLNPJ
ASTRILL-BETA-58252-KPR36
ASTRILL-BETA-2A253-6MGFE
请自行挑选一个,留意每个短破折号之间不要留空格。如果发现全部失效的话(Private Code会变成红色),可留下邮箱,我有邀请权可直接发邮件邀请注册。
然后请点击进行下一步的按钮,如果注册OK则会提示下载它的客户端。安装客户端时可能要求关闭正在使用的浏览器。
运行客户端会是这么一个小窗口:
默认是启动状态(ON是蓝色),其他的设置可免。我用的情况是开始速度较快,偶尔或有中断,但只要点击OFF再点击ON又会恢复正常。但它的试用期据称只有3天,我也是刚用,也不知3天之后还能不能继续享有这免费的好东东。反正能用一天先算一天罢,既无广告,速度又快,已经能满足我上一把非死不可、推特个人设置、又吐、好友饲料等Check一下通知,改一下资料的小小需要了。

分类
Thinking

网上有墙心中无墙

当雅虎推出MEME的时候,Popular页面被中文所占领;当柏林推特墙面世的时候,时间线上亦是满目中文。尽管两个地方的内容不尽相同,但大体上都是一种情绪上的宣泄,能看到的朋友都应该心领神会。

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据统计,大陆网民是3.38亿(截止今年6月30日),10-39岁年龄段的互联网用户比例高达83.5%,如果从1994年大陆接入互联网的元年算起,其中绝大部分应该是有“墙”之前的数字原住民。在无“墙”到有“墙”的过程里,必然大多数用户心理上是排斥的。这个道理如同商业上经常用来比喻消费者心理的“小孩子买糖”的故事那么简单。有谁乐意莫名其妙就被“剥夺利益”的吗?更为甚者,既然没有哪部法律明文规定不得访问、登录、使用具体什么网站,以一种“黑箱”方式的潜规则筑起的“墙”,其Ligitimacy恐怕比真正的“柏林墙”更值得质疑。

另外,31.7%比例的网民是学生,他们本身就是不甘于自我设限的人,而国家的什么前途、命运、未来、复兴、发展等等,都将会落到他们肩上。“墙”挡住的是什么?不错,是挡住了一些他们“不该看”的信息,然而同时也挡住了他们去接入全人类智慧的通路,阻止了他们去体验最富创造力的应用。如果有人说国外有的我们都有啊,的确,国外几乎每一个新潮的应用都可以在国内找到“Copy Cat”的身影,但是,只会“Copy”有何意义?

说实话,我在教学中比较郁闷的一点就是当我鼓励学生要“睁开眼睛看世界”,思想要跟得上“世界跳动的脉搏”时,学生却总是在抱怨很多东西都看不到,也找不到什么渠道去了解。难道今后教会学生“翻墙”要纳入教师必教课程不成?当然这不可能也不现实。那么,好吧,我只有开解我的学生,不要限定思维和眼界在自己目前仅能获取的资讯,心智上要学会开放、包容和敢于超越,因为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我对此抱有着同样的信心

加推好文一篇(Update: 该链接已和谐,请看快照版),今年以来看到的最佳报导。未来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南风窗第22期重磅专题
南风窗第22期重磅专题

分类
Web2.0

偉大推神

盡管有“標題黨”的嫌疑,我依然得贊美推特的神奇和偉大。上一周因為教學上的需要,想找回幾年前玩過的人物專訪生成器,可惜死活想不起來出處何在。通過Google大神搜了好幾個關鍵字,諸如雜志、新聞、自動生成等等,大概花費了一個多小時,查來查去均一無所獲。當然,找到了一個大陸的山寨版,但我想要的還是原裝貨。後來干脆就求助於推特,不到一枝煙的功夫,答案便出來了。這其中得益於女王Carol銳推,兩分鐘之後一條二次銳推給出了核心關鍵字,雖然和菜頭也推出了他的答案,但卻是之前我已經找到的山寨版,不過和菜頭的銳推威力不小,陸續有20多條的銳推跟進。

我相信有很多推優有類似的經歷。在我看來,推特上發布求助信息的效度要比某些“知道”要高出一籌。理由有三:一是Follower之間的信任度(這與Blog VS BBS在信任度的比較上相仿);二是銳推的延伸使得傳播的廣度范圍更大;三是即時性更強。肚破同學對此也有精彩案例貢獻(請自備梯子翻墻),強烈建議傳播專業的同學好好研究。

兩年多前RWW的一篇文章曾以進化論的觀點分析了推特的傳播,不過當時推特應該尚處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階段,因此勾繪的矩陣上,推特的位置是打有問號的,而且文章的結論也很開放。不過我倒是確信推特所代表的傳播方式,即從網絡的雙向傳播演進為多向傳播,已成為現在,甚至未來若干年之內的主流。Google Wave似乎也呈現出這一趨勢?

推特令我贊美的另一神奇和偉大之處在於圍繞著它而開發、建立的數不勝數的Interface,從Web端到PC端到Mobile端,應有盡有,尤其是在當下大墻發癲的形勢下,我依然可以無須戴套的穿墻上推,而與此同時,我的Follower不減反增,且以簡體中文用戶居多,足見推特生生不息的強大生命力。

我既非宗教之信徒,亦非CCP的一員,但我自認是一個有信仰的人。我崇拜互聯網,我崇拜推特。信推特,得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