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Edu2.0

Transform Not Transfer

这两天学院热火朝天地举办教学软件比赛,实质上是教学课件比赛,为此还请了专家来做评委搞培训。一年多前,曾针对这样的活动撰文批判过,如今自己却成了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不知是不是一个“反讽”。其实在预赛结束的总结会上,也做了类似的点评,不过仅限于技术性和艺术性的层面。今晚静下来又思考了一下,感觉还是有些问题没有讲清楚的。偶然看到Gmail里订阅的Stephen Downes邮件列表中有一篇文章,颇感共鸣(改天有空好好翻译一下,N久没干过的活了)。确实,无论是所谓“单机版”的教学软件,如PPT,Flash,还是所谓“网络版”的教学软件,如课程网站,视频网站,需要考虑的不能仅仅是把教学内容搬运到一个新的教学环境上,而是要更多地考虑如何改变由此而带来的教学方式。

不过,Stephen有更深的认识。他说当我们在教学时,应当思考的是如何改变学生而非传递信息,真正的教学是

You are helping students become something, not acquire something.

诚哉斯言。

分类
Edu2.0

PPT为什么

最近学院在组织教师们参加美其名曰的“课件比赛”,实质为PPT制作比赛,要求是把一节课的内容用PPT表现出来。有同事问我要不要参加,我摇头否认了。一是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去整什么PPT,二是对评委的眼光持保留意见。在此绝没有贬低评委的意思,只是觉得如果让外行来做内行的裁判,那肯定不是抬高了裁判,而是侮辱了参赛的运动员。当然,这也与主办方举行比赛的主旨有关。至少从我目前观察到参赛老师的制作情况来看,我是认为至少有几点问题是没有厘清的。

第一,课件(PPT)比赛,是比炫技吗?不少老师认为好的PPT就是有插入图片、声音、动画、视频等多媒体的,或者有交互功能的。某天我就看到几个坐在电脑前做PPT的老师就在折腾怎么在PPT上制作出类似网页导航Javascript的效果,虽然我十分乐意的告诉了他们具体的做法,但是我内心在想,值不值得花这么多功夫来做这种效果呢?如果真的是要比技术,那么必须得分专业组和业余组才行。试想,技术上谁PK得过计算机专业的老师?人家弄几个VB控件出来就根本不用再比了。再说了,做课件最强悍的不是PPT这么小儿科的工具,如果教育技术专业的老师把Authorware抬出来的话,那些个PPT们就更没得玩了。

第二,课件(PPT)比赛,是比设计吗?也有很多老师醉心于那些网上流传的漂亮模板和精美图表、图标等等,我在N个不同场合都有见到诸如TG公司的作品(不会改母版的老师比比皆是,所以说连这点应用都不会还比什么赛)。PPT做得好看自然可以吸引受众的眼球,但是抛开其他方面不说,道理和上面一样,又有谁在设计上PK得过艺术专业的老师?大多数老师,尤其是理工科的,对构图、配色、透视等完全没有概念,做出来的PPT那真叫做一个难看,还不如直接在黑板上板书。

第三,什么才是课件(PPT)的王道?还是让我们回归它的本质吧。课件或者PPT,在教学应用里无非只是一种CAI的形式或者手段,主要目的是服务于教学,使教学效果得以提升。其实这些也都是老生常谈,可偏偏就有某些“食古不化”的在位者搞不懂课件与教学的关系。课件制作运动早上个世纪就轰轰烈烈开展过了,什么叫与时俱进?知道为什么平面设计专业要改名叫做“视觉传达”吗?一个好的课件(PPT)那是知识传达、视觉传达、口头语言传达、肢体语言传达、情感传达的统合,缺一不可。如果作个排序的话,毫无疑问,知识传达是最重要的,因为课件(PPT)要服务于教学,没有用处、没有意义的教学内容,课件(PPT)只是个空壳。

所以,如果我来评价一个课件或PPT,我要问:请给我一个非做这个课件(PPT)来讲课不可的理由先。

其实之前我在这里这里都有讲过PPT的风格,视觉传达上的设计就不再赘言了,感兴趣的老师可前往参考。总而言之,如果是想依靠课件(PPT)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那我建议不如放部电影好了;想用课件(PPT)来与学生互动的话,那倒不如和学生一起来玩游戏;假如是打算用课件(PPT)演示自己的讲义以便好让学生记笔记的话,拜托干脆把电脑和投影仪都砸了吧,直接油印去好了,费什么劲来做课件弄PPT呢?!

分类
Blogging

Training was Over

历经近三个月的英语“强化”培训终于结束,上周一美方两位教授现场面试,应该是很顺利地通过了,也算是很顺利地拿到了通知书,接着随全国人民放了个清明小假,本周回到培训地开始接受签证指导,同时也成了ATM,交这样那样的费,准备于下周一到广州见VO。

实话实说,大部分培训教师的职业素养还是不错的,组织方面值得商榷。或许有不被我们学员了解的内情,但不管怎么说,在培训过程中有什么状况和困难,只要真诚地与学员们沟通,相信还是可以获得大家的理解与信任的。这帮学员们都至少具有10年以上的英语学习经历,虽然在基础上各有差异,但一般的读写能力还是有的,何况这两方面还有辞典辅助嘛。因此不必都要依赖培训者的主导下才能学习,只要传授一定的方法和技巧,以个人学习结合小组学习,采用多种学习方式,营造出每个人自己的学习环境,或许更能激发个人的学习兴趣和潜能,提高学习的动力和效率。

负责后期阅读培训的,我的大学同事刘彦臻老师值得一提。她的每一次课堂教学都精心准备了内容丰富的幻灯片,还分享了她收藏的大量英文小说PDF,而且教学中穿插着一些根据画面猜词组的小游戏(虽然看不上有些“幼稚”,但至少起到了放松的作用)。另外,她也给班上的学员介绍了Mindmap,并推荐大家使用Buzan自行研发的iMindMap来归纳和总结阅读的文章。让我觉得比较2.0的教学是她在Diigo上建立的群组,让每个学员注册Diigo的账号,学会怎样用Diigo注释自己浏览的网上文章并分享给他人。略微不足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是用IE的,而Diigo在IE下需要安装一个客户端才能使用,与在Firefox下只需一个Bookmarklet相比,在Userability上显然不足,因此多少影响到大多数人使用上的积极性。

回头反思自己的培训过程,自己算是投入程度很深的,期间几乎埋头只顾学英语,不理窗外事,偶尔在Twitter和GReader上看到些好东东便Delicious一下,而OLDailyMemedia,似乎离我是越来越远了。不过,只要有可能,Blogging是不会丢弃的。

BTW,本篇是第一次尝试使用Windows Live Writer发布,感觉还不错。借此也给大家分享它的便携版,是我参照这里制作的,包含源文件的最新版本。目前网上搜索出来的便携版(Portable)大都是基于beta制作的,版本已过期,不能正常使用。

分类
Edu2.0 Thinking

Why Edu2do?

前段时间就从Google Reader里看到订阅了Leo这篇文章,不知彼时忙些什么,只是匆匆看完之后在心里留下了印象,却忘了和益学会的成员分享。后来因为YO2的宕机,暂时无法正常浏览原文。再去浏览的时候,Francis已经和Leo在Comments里进行了一场颇为精彩的对话。隔不久,Danny把文章和留言一并转帖到了论坛,并迅速了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他同时也就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大致上把我想说的也都说了。反正Danny也希望大家表达一下自己对于益学会的愿景、使命和定位的意见,结合Leo的文章,我也就信口开河一下吧。

Leo可能是第一个对益学会公开提出”批评”的人,提出的意见既很深入也广泛。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起码说明益学会得到了别人的深度关注。我们每个人都习惯于看到自己的优点而非缺点,当别人指出我们的优点时,可能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当别人指出缺点时就很难得了,尤其是在有依有据的分析基础上就更值得研究和学习。我相信Leo并非是全盘否定益学会的工作,而是希望它改进。根据我个人总结Leo在文中的核心观点(总结起来挺吃力的,或许我个人的理解能力有限吧),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 翻译的质量不高;
  • 翻译是多此一举的事,想获取国外教育资讯的人必须具备英语阅读的能力;
  • 没有顾及读者,或阅读人群的想法;
  • 与其翻译别人的东西,不如自己开始实践。

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我作为益学会成员之一,应该从自身做起,努力在最短时间内达到以下目标:

  • 考取专业八级,拿到国家教育部高级翻译证书;
  • 不翻译,只引用,并在引用时强调”无英语阅读能力者请回避”;
  • 没有用户要求翻译的内容绝不自行翻译且发布出来;
  • 买一个数码相机,配置好一个麦克风,注册好看簿并成为其重度使用者。

我想,若能做到以上几点,基本上可以和Leo的价值观匹配了吧?

然而,假如我真的这样去做的话,我又会陷入到极度的困惑中:

益学会是个正在Startup的商业项目吗?

包括译言在内的国内其他志愿翻译站点,翻译的质量都很高吗?都调查过用户需求吗?都自己在进行着与翻译内容相关的实践吗?

我既不是要靠英语过生活的人,也不会去从事教育学的研究,我有必要把自己变成专业的翻译人员或教育学专家吗?我只不过把我感兴趣的东西翻译出来,分享出来,如同我这个Blog一样,不追求有什么商业价值或经济回报,不同读者的需求对我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用上所谓Web2.0工具的教学才是先进的教学实践吗?没有电脑机房和网络,老师和学生都买不起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怎么办?

那么,回头来思考一下益学会的”为什么”吧。

参与者都是无报酬的志愿者,如果说他们是”自私”的话,为什么还要继续地投入做这样的工作?为什么还有新的志愿者加入到这”自私”者之列?

Leo的英语水平自然没话说,假如国内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有Leo的英语水准,自然没有益学会存在的必要;为什么国内的教师们都不愿意学好外语呢?为什么不学会外语自己去看国外的资讯呢?为什么国内的师范教育不直接用国外原版教材?

OK,我想以上的为什么应该可以很好地回应Leo的批评。益学会是一个纯粹的NPO,只要有志愿者,就会有读者,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沦落到”翻译公司”的田地;每个志愿者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众多的志愿者提供不同的内容源,自然会覆盖不同的读者需求;益学会不是”教师”的角色,只是个平台,不仅提供资讯,也(将)提供实践平台,这里没有用户手册和行动指南,只有思路、想法、理念、方向,有用者自然会用,没有必要强求;从事教育的人不一定非得以教育为职业,每一个人都可以为教育贡献自己的才智,在益学会里没有什么教育管理者,教师或学生的角色区别,每个人都是生产者与消费者,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双重身份,这才是真正的”2.0″学习与教育。

我向往自然成长的力量,益学会就是一个完全依靠自然成长起来的”自媒体”。只要大家都认为自己在做着一件对的事情,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并为之持之以恒的付出,一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有生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