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Enjoying

賀州姑婆山和黃姚古鎮

回到系里報到沒多久,就趕上了系里組織的一次全系教師外出旅游活動。當然,嚴格來說是不能稱為“旅游”的,實質上是全體教職工外出考察,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交由某個旅游社來組織,因為教師隊伍相比我離開前已經翻了一番,這樣倒是省去了要去落實一大幫人交通和住宿的麻煩。不過我是對這種“雙規”的旅游(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游玩)頗不感冒,一直以來都習慣自助游了。但初“回”乍到的,不參加好像又有對現任系領導不滿之嫌,況且從人情世故上也要和新舊同事加深認識,所以還是參加了。

周六上午8點近50人的隊伍集中乘坐一輛旅行社的大巴向賀州進發。車程大約4個多小時,先到賀州的八步區落腳,吃中餐,然後再前往當地最出名的景點 - 姑婆山。這里一是有溫泉,二是曾被香港某電視劇組看中做過拍攝地。畢竟兩天跑兩個地方的時間有限,因此泡溫泉的項目也就被免掉了。按導游的安排,一幫人到達山腳後換乘景區的小型觀光區進山游玩。先去看所謂的“仙女瀑布”,其實在我看到過的瀑布里是很小兒科的,一幫年輕老師倒是很興奮,在瀑布邊上玩水。然後免不了的去參觀香港某電視劇曾經的拍攝地,其間路過了一個半山上的寺廟,一些不明真相的老師被導游帶上去燒香,最貴的一柱香被燒掉了400元。在其中一個仿冒農莊的拍攝地品嘗了當地幾種植物釀制的藥酒,從10多度到50多度,味道雖好,但價錢嚇人,我再次沒有給導游發小財的機會。從山上下來之後回到市內聚餐,嘗到了當地有名的扣肉,果然是肥而不膩,頗有特色。當晚入住一小酒店,由於人生地不熟,干脆幾個同事買了些啤酒和零食,在客房裡面小酌聊天。第二天一早動身前往黃姚古鎮。

姑婆山的仙女瀑布

04年的時候曾與Angel一道連同幾個朋友一起自駕車到過黃姚古鎮,那時的古鎮剛剛有點一點名氣,商業開發算是剛剛起步,而時隔5年,古鎮里面雖然沒有招到太大的人為破壞,但周圍的環境已經被改造得很商業化了。

(黃姚古鎮入口處的照壁

天公也很不照顧人,前一天在賀州還是艷陽高照的,結果到了黃姚便開始下雨,而且不大不小的雨是一直不停地在下。我是個從來不喜歡帶傘的人,一般外出旅游碰到實在無法前行的雨便停下來等雨停,而跟團出來旅游的一大弊端就是不能由著自己停下腳步,結果祗能很狼狽地匆匆走了一圈,頗為掃興。

相信喜歡旅游的朋友不在少數,我也不例外。不過我的旅游底線看來得要再調整調整了,跟團的一般不去,團友中俗人太多的是絕對不去。

想看更多的照片可點入相冊。(我知道我是胖了許多,所以若要留言的朋友請口下積德,呵呵)

分类
Blogging

Tour of Liberty And Democracy

這個學期的考試終于結束,五門功課,四A一B,相對上個學期的三A是遜了一點,還好,算對得起自己這四個月來的努力吧。

過去十來天的玩命復習和考試,也才得放松兩、三天,又馬不停蹄的開始籌備東北部的自助游線路。明天一早就得駕車出發,計劃12天,游遍華盛頓、紐約、波士頓一線。破萬卷書,行千里路,書是沒有讀破那么多,路倒是走了不少。這次去東北部,目的就是想去感受一下美國歷史和文化的根源,看看美國人引以為豪的自由和民主到底是從那個石頭里蹦出來的蛋。

據說那邊正在暴風雪,也好,就算是一种体验吧。不管天气如何,祝自己旅途愉快!

分类
Blogging

Hello!2008

元旦承蒙政府厚爱,赐假三日,于是携眷赴阳朔故地重游,不上网(仅用手机发送tweets两条1, 2),尽消遣,只求身心暂得片刻放松,以备新的一年里继续打拼。

小马的天

在小马的天喝啤酒,在法国小厨房吃法国菜,看着窗外有匆匆行走的旅人,也有轻松漫步的游者,心里不禁想到一个貌似比较哲学的问题:时间既然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那么把两天当作一天过,和把一天当作两天过的有什么区别?

法国小厨房

回顾2007年,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尽管留下了一些遗憾,但总有弥补的时间,还不至于到”空余恨”的地步。有时人生就是如此,”寻遍了却偏失去,未盼却在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自我感觉已经得到很多,再苛求完美恐怕就不一定是今天的我了。

不能免俗地要像那些上台领奖的明星一样,说上几句”感言”:

感谢我的家人;

感谢我的学院--领导和同事们;

感谢我身边的挚友;

感谢益学会的伙伴们

感谢为这个Blog提供空间的Herock & Doubleaf

感谢在Blogosphere里结识的所有朋友。。。

Ken的路上,全赖有你 。衷心祝愿大家在2008年心想事成,美满河蟹,Amen !

分类
Blogging

广州出差回来

上午带着些许的疲惫回到家中,同车厢的一群学生到桂林旅游,兴奋不已,一晚上不睡觉吵吵闹闹的,搞得我自己也十分的睡眠质量欠佳。

此次去广州洽谈合作比较的顺利,基本上把框架定了下来,接着就是落实各项细节了。Tesco的HR很专业,执行力很强,看来合作的前景是可以持乐观态度的。关键在于我们自己的师资能不能跟得上,对学生的职业导向做得到不到位了。

此次广州之行的另一收获是和孙小小的见面。她刚好也是出差到广州,在我离开的前一天晚上联系上了我,约好彼此碰个面聊聊。于是昨天中午费了一些周折,俩人终于在广州电视台前接上头,然后漫步到小北路旁的一家湘菜馆共进午餐,边吃边聊。大家聊的话题很多,从Presentation到Training,从Blogosphere到Education,还有Mindmap等等。期间她居然拿出随身携带的相机给我摄下了N张近照,令我紧张了好一阵,还好餐厅里的空调够劲,否则我的额头真的要”汗滴盘中餐”了。 🙂

感谢小小在聊天中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尤其是最后告别的时候一再地建议我要Blogging有关Mindmap的话题。也是,Mindmap我用了6年时间,应该算是国内最早一批的使用者,而且这6年来也一直没有荒废,间中也给内部员工做过相关培训,确实有必要把我所知道的,理解的,领悟的分享出来,让更多喜欢Mindmap的朋友避免踏入使用的误区,或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