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Edu2.0

中国大学的创业教育只是个传说

延续昨天的话题,说说两个方面。一是网上流传李开复回美国演讲时有提到“中国校园目前是培养不出真正的创业者”,且强调“现在所谓的在校创业和毕业创业是对学生的严重误导”云云。不用说都明白这里所说的“中国”特指大陆地区,因为李开复的演讲是解释他为什么要在大陆开办“创新工场”,既不是他的出生地台湾,也不是国际化程度更高的港澳地区。二是我在昨天的文章里讲到的“國內的大學教育體制有問題,在對大學生的創業指導上本末倒置,有些做法更是動機不純”。先列出几个我所知道的情况:

1. 上周我到某国家示范院校学术交流,有位参与“就业与创业”这个国家级课题精品课程的老师在谈她的课程设计时,先给出了这么一番话:“创业教育是为那些找不到工作,求不到职的学生而设计的,所以我们这个精品课程重点是放在就业教育上”。借用当下一句网络流行语,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创业教育只不过是个陪衬的“扶贫教育”!不过回头想想也是,国内有多少所大学不是把创业相关课程放到最后一个学期来上的?这些课程有多少不是交给负责思想政治教育的老师或党团干事上的?

2. 我认识三个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学影视技术专业的,毕业之前就打算合伙自办设计工作室,有个小伙子还为此放弃了进入电视台工作的Offer。毫无疑问,他们的这个创业行为得到了院系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赞扬,甚至还为此上了媒体作了报导。但是,接下来就遇到了很多的实际问题。比如怎样注册公司,怎样办理税务登记,怎样申请政府补贴,怎样向银行申请创业贷款等等,居然全校负责创业教育工作的人,从上至下没一个是知道怎样去指导学生去办理的。

3. 现在有不少学校与劳动部门合作在校内开展什么SYB之类的创业培训,我看过培训教材和教学设计,内容上无非是一些市场调查和分析、企业内部管理、营销策划、财务管理的常规理论,教法上也就是搞一些角色扮演、模拟仿真的拓展游戏,而且也就一到两周的培训时间,我真看不出会有多大的作用和效果。如果是公益性质的给学生传播经营方面的知识,启发学生的创造力也就罢了,问题是参加此类培训的学生要额外交钱的,而且培训费据说也要好几百大元,对很多学生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4. 有个别学校为了完成所谓创业率的指标,让辅导员对即将毕业的学生进行家庭背景摸底。凡是父母有钱家庭富裕的学生,就动员其向家里要钱做生意,如此算作创业案例,至于有没有实实在在的创业指导就不得而知了。

归纳以上几点,各位应该不难理解开头那两个方面的问题。创业教育在目前国内的大学里的的确确相当于是个“传说”,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徒有形式和口号。我理解的创业教育应该基于这几点:

第一,创业教育首先是创新精神的教育,是引导学生培养多元化的价值观和独立思考的批判性思维,先把学生从应试教育的框架下解放出来,改变学生从被动学习转向主动性的探究学习。

第二,创业教育也是商业教育。从幼儿园到高中,经济方面的课程是缺位的,即使上到大学,非经济类专业也鲜有开设与经济有关的课程。所谓的“商业头脑”并非天生的,但凡有创业经历的人都知道,不懂基本的商业运作肯定会在起步和成长阶段吃到很多苦头。因此,要做创业教育也得先从商业教育入手,起码的经济学原理、商业业态、管理基础知识要掌握。

第三,创业教育必须先于就业教育,在观念上成功创业要高于成功就业,即使创业失败的人也要比谋个职位的人更加赢得尊敬。创业教育所要培养的是既善于自我管理和经营,又懂得如何管理和经营别人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哪怕囿于各种原因不能实现创业梦想或者创业受挫,放到任何一家企业都会是备受欢迎的栋梁之才。

其实国内还是有些大学在尝试新的创业教育模式,但同时招致的非议也不小,如温州大学的这个事例。虽然我无法判断温州大学做法的对错(因为缺少学生方面的情况反馈和数据统计,仅凭家长、社会人士的数面之词不可能就下定论),然而我是主张在没有成功先例的参考下尽可大胆实验和创新。创业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创业”过程,如果创业教育也搞成教科书式的传统教育模式,那创业教育不仅是个“传说”,更是个笑话了。

分类
Thinking

李開復談創業

今晚無意撞上央視二套的《對話》節目,對話李開復和他的創意工場。說實話,我覺得節目邀請來對話的嘉賓很失敗,要麼是提出的質疑不著調,要麼是自薦的人比較無厘頭(比如某個創業者說他自己發明了一種讓中國人挺起胸的自行車,他自己從東高地騎了30公里到電視臺,然後節目完了之後再騎回去,實在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莫名其妙)。王佩的一句推總結得很好:“有点同情李开复了,整天跟一群什么人打交道?”。的確,李開復對著這幫人來談他的理想,實在是有些對牛彈琴。

某位垃圾軟件的始作俑者先以李開復的經歷質疑其從未創過業,安能從零開始創業?李開復回答當年的微軟中國研究院和谷歌中國都算是自己的創業,所以應當是有這方面經驗的。當然李開復也很謙虛的表示希望有創業經驗的人加入到他的團隊中來。我覺得李開復還是過謙了,或者是太低調了一點。實際上我理解李開復的創意工場更像是一個咨詢公司,以幫助創業者實現創業成功為目的。因此李開復本人有無成功創業經驗倒是次要的,他的從業經驗、管理經驗和人脈關系可能對創業者更有幫助(這些方面在李開復的口中被多次重復,可惜主持人都沒有抓住),因為他的身份更像是個導師而非一個老板或者大股東,這從他曾經做過的開復學生網便看得出來他的這一角色演變的軌跡。另外,如果是某個創業成功人士來做李開復這個角色的話也未必見得更合適,畢竟在某個領域創業成功的人難免會自我設限,對於不熟悉的領域或超前的創新反而容易持否定態度。

另外一位VC嘉賓強調創業成功的偶然因素,懷疑創新是否可以工場化以及成功是否可以復制。李開復是在后面一個環節用了一些主觀的數據來正面回答了這個問題。不過我倒是希望是用客觀、理性的分析來回答這個問題。不錯,任何的成功多少有幸運的成分,但不能以偏概全的判斷所有成功的創業都是由於運氣好而已。假設所謂的創業成功是以VC投資為標志的話,那麼可以統計一下,比如過去若干年內中國有多少個創業團隊是獲得VC投資的,這些創業團隊有哪些共性,這樣多少可以歸納出可供指導創業新手的一些手則。我個人猜測李開復估計是自信掌握了在中國可以成功創業的線索,故而決意從職業經理人的身份跳轉到一個專職的創業導師+天使投資人的雙重身份中來。

李開復應該是持有很深厚的做教育的情結(似乎他有講過原來是想在國內創辦大學的,祗因政策限制的緣故所以轉做創新工場),他現在所做的事情可以視為一種教育的創新,有點類似於所謂的創業型大學,當然商業化程度要比公益性程度高許多,畢竟投資人首先要求的是有經濟利益回報的。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非常欽佩他的理想和勇氣,做這樣一件事情比做VC更充滿風險和艱難,尤其是放在國內這樣一個環境下。誰都知道國內的大學教育體制有問題,在對大學生的創業指導上本末倒置,有些做法更是動機不純,李開復頻頻到高校去做創業方面的宣講,希冀藉此改變目前大學生們看待創業的心智,頗似堂吉可德揮舞長矛對抗國內大學教育體制這個龐大的風車。

雖然有些悲觀的看待創業工場的未來,但寧愿希望李開復能夠成功,一來不樂見某些人將來那副“你看我沒說錯吧”的嘴臉,二來也希望可以借鑒李開復的成功經驗,去幫助更多的青年人。每多一個充滿創新精神并付諸於實踐夢想而成功的青年人,或許會給這個國家帶來多一縷的曙光。

分类
Edu2.0 Thinking

薪火成長計劃

緣起小容的推薦,我看了Amy的計劃,也看到她寫給主辦方的一封信,甚為感動。作為一個高校教師,我并不認為自己對於學生的了解有多深入,對學生的成長能提供多大的幫助,學生無論在校內還是畢業之後的成就應該歸功於他們自身的努力,而我的成就感則來自於學生在其成長過程中的Initiatives,在我看來,對他們還是對我自己,由學生源發的Initiatives都是非常有價值的經驗。

毕业生为在校的学生分享成长经历感悟、大学生涯规划、求职历程、入职体验、留学体验等等,希望能开阔在校学生的视野,启发他们积极主动地为自己的成长负责,不断开拓进取

邀請在社會上已成功上位的校友回母校開講座并非新鮮事物,不過通常是由學校的部門或者學生會來主導和安排。像Amy這樣完全由學生自組織的活動的確不多見,至少以我在國內的見識是這樣的。Top-down的方式也不是不好,學校出面邀請,大多數受邀對象或多或少都會給面子的,而且以行政的手段召集學生來聽講座也自然會營造出很捧場的效果。但問題在於受邀對象所講的是否是學生願意聽、喜歡聽、聽了有幫助,那就不好說了。我也曾做過類似的事情,靠自己一張老臉邀請曾經在業界的朋友來給學生開一些諸如職業發展、成功勵志的講座或座談,可以說效果是有好有壞。大家都知道,好的講座取決於形式、題材、講演技巧等諸多因素,主辦者是很難對所有因素都能控制得很到位以達到預期效果的。因此在經歷過幾次比較失敗的講座,尤其是某些講演人在向學生灌輸一些我不認可的價值觀時,我決定關上由我來主辦搞講座的這扇門。

分类
Thinking

创业的Idiea

Angel出差回来后,对网站的工作越发地失去兴趣,很想自己创业,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前天她和某家广告公司洽谈合作的时候,碰上本地一个名记,他正在策划一个所谓”名人堂”的玩意,实质便是把本地一些热点行业的牛人们召集在一起,形成一个俱乐部的形式。这种方式和我曾接触过的楚现差不多,只不过这个”名人堂”仅限于网下活动,而且是在纸媒上的报导为主,靠收取会费为盈利手段,能提供会员有价值的内容不多,目前还处于炒作阶段。当时我曾与Angel商量过在本地也设一个楚现,不过后来调查了一下,发现本地的牛人们大都不知互联网为何物,对”社会性网络”毫无概念,于是我们也就放弃了这个没有现实可操作性的想法。